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茨酒】捡来的狗03

前情提要:长大的茨木(狼)因为受伤住进了酒吞家,不小心目睹了酒吞脱衣全过程,同时也预感到自己的faqing期快来了。

雷点预警:QJ。

 

  微博朋友圈发出去一个多星期了,依然没有人找上门来说自家的宠物丢失了,反倒是一两个养狗专业户表示茨木这样的体型和相貌更像是狼。酒吞听了不以为然,他瞟了一眼旁边吃肉吃得不亦乐乎的茨木,心说这副蠢样子怎么会是狼。

  既然没人要,酒吞也就心安理得地收养了茨木,每天好吃好喝照顾着,就连晚上也带他一起睡,毕竟家里没多余的地方再放下一个狗窝。

  “其实只是你喜欢这只狗吧!”某天早上大天狗过来发现茨木睡在床上的时候冲酒吞喊道。

  “吵死了。你来做什么?”酒吞打了个哈欠翻身坐起,随意将脑后的长发绑成马尾,越过 大天狗往浴室走去。大天狗抱着胸靠在墙壁上,眼睛斜视着已经跳下床的茨木,说:“你有两天没去公司了,来看你死了没。”茨木呲着牙,喉咙里发出压低的嘶吼。酒吞因为前段时间整夜整夜赶图纸,饭也不吃觉也不睡,大前天晚上直接疼到缩成一团,浑身冒着冷汗,要不是酒吞开玩笑用茨木的爪子设置过指纹密码,恐怕酒吞会晕倒在家里无人知晓。

  酒吞看了看镜子里略微恢复的脸色,也不回话,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做着自己的事。被人无视加上被狗敌视,大天狗也开始不自在起来,他知道酒吞什么事都喜欢憋在心里,只要是酒吞不想说的事情,没人可以撬开他的嘴巴。

  “我给你带了粥,放客厅桌上了,你待会儿记得吃,我先走了。”大天狗别扭地说完,理也不理酒吞从浴室探出的脑袋,径直开门出去了。

  酒吞低声嘟囔:“我是不是该把备用钥匙换个地方藏起来。”

  “嗷呜!”我同意!茨木满屋子乱窜,屋内有了除自己和酒吞以外的人的气味,太讨厌了。

  也许是预感到自己在发/情期间要避开酒吞独自到周围的山林中熬过去,茨木这几天黏酒吞黏得死紧,酒吞一去上班他就开始焦躁地狂叫,可心里的不安告诉他,他必须今晚就离开这里。

  “你去哪里?”

  茨木顿时一惊,扒拉着窗户锁的爪子也松懈下来。他垂着脑袋,在心里骂自己蠢,明明知道酒吞睡觉前会锁好全部的门窗,却偏偏因为舍不得酒吞而选在最后期限的晚上。

  “嗷呜……”茨木不知道自己在月亮出来后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动,只好重新开始扒拉窗户,他记得这个位置的锁应该很好开的。酒吞一步步朝他走过去,声音低沉:“你想走?”他抬起手很轻松地把锁打开,声音里不带一点情绪:“要滚就快点滚。”

  这么冷冰冰的语气还是第一次听到,茨木觉得自己得了突发疾病,不然心脏的位置怎么会像被利爪穿透一般绞痛?酒吞开始讨厌他了吗?之前明明很喜欢抱着他顺毛,怎么会让他滚呢?酒吞不要他了。

  风从窗户外吹进来,吹得茨木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他眼底汇聚起乌云般的色彩,原本正常的眼白开始泛黑,只有中间金黄的瞳仁熠熠发光。

  “咚!”重物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酒吞皱着眉看向扑在自己身上的茨木,“你怎么……”疑问还未出口,眼前的景象就让他惊惧得无法出声。他看着茨木逐渐拉长身形,脸上身上的毛发缩回到身体里,突出的面颊也化成人类的模样,只是一双妖异的金瞳昭示着他的不同寻常。

  “酒……吞……”茨木沙哑的声音在安静的房中响起,从未使用过人类声带发声的茨木挤出这两个字后闭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猎物。

  身后的月光洒进来,茨木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消失殆尽。

  强劲有力的双手扼住了酒吞的手腕,让他无法动弹,脖颈、锁骨、胸口全被咬出了齿痕,甚至连厚实的法兰绒衬衫也被撕成了布片。

  好香、好香……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吃掉呢?茨木贪婪地渴求着酒吞的一切。他吻住酒吞的嘴唇,不让他发出反抗的声音,他锁住酒吞的四肢,不让他违背自己的索求。自出生起,茨木从未与人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成年后的第一次发/情还是因为怕伤害到酒吞而用强大的意志力首次化形。他不懂得爱//抚,只知道凭自己的本能。

  结合的那一瞬间,酒吞几乎疼晕过去,他无法反抗,对方过于强大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被捂住的嘴连反咬一口都做不到,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绝望的呜声。

  茨木看着身下的酒吞,眼前一片血红。他在做什么?他伤害了喜欢的人。可是这种感觉太美好了,他无法放弃。

  在前端的结死死卡在酒吞身后某处时,两人渐渐清醒过来。

  “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茨木浑身发凉,等待结慢慢缩小的半小时里,他就这么撑在酒吞上方,看着后者紧闭的双眼和惨白的脸色。

  他都做了什么?

2017-09-17  | 27  |     |  #茨酒 #狼人茨
评论
热度(27)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