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无授翻】【冬盾】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原文: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原作者:mambo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26584

 从属系列: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32990

很好看的一篇大学AU。SY上有半成品翻译,但是原文系列已经完结,而且有很多小甜饼番外,实在忍不住就自己翻了,虽然没翻完,白天应该有充足的时间把剩下的正文多翻点。原文2w8字数,番外加起来估计也有八九千字的样子。红骷髅奇葩的口音我觉得SY的译者翻得更好,不过要看原文更好玩。vill=will,the=ze,念出来真是笑死人。

不懂太多历史             Don't know much about history

不甚了解生物             Don't know much biology

对一本科学书知道的不多   Don't know much about a science book

对我上的法语课也不太懂   Don't know much about the French I took

但我知道我对你的爱       But I do know that I love you

而且我知道如果你也爱我   And I know that if you love me,too

世界将会多么美好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Wonderful World by Sam Cooke

Part 1

  Steve本该受够了小组作业。

  但是,说真的,他高中到底受了多少气?每次孤零零最后才被选到,还要帮那些一无是处的混蛋们做完所有的作业任务,更可气的是,那些家伙们在吃午饭时一边叫他名字一边朝他吐口水。泽维尔学院应该由两件事组成:学他想学的以及没有小组作业。(呃,也许这对学院来说要求太少了点,但至少是Steve所希望的。)

  然而命运总是不待见小Steve Rogers。第三周上课时,Schmidt教授走上讲台宣布:“接下来你们要栆个搭档来完成作业。”他巡视着小小的报告厅,“由我来选择。不要以为介个搭档会四你的同桌或四你的朋友。我一兹在观察你们,我资道你们都跟谁玩,不跟谁说话。”他的视线转向后排的兄弟会的男生们,那些天天互相戳戳点点还不时傻笑的家伙,对着Schmidt说的一些可能被误解成种族主义的话翻白眼。这样的情形在美国文学课上经常出现。“你们可以看到门边贴啧规定的苏单,你和你的搭档看完后腰写一篇小论文,单子里有缩明。”

  Steve的胃一阵翻滚,伴随着轻微头晕。如果Schmidt让他们自己找搭档的话,他可没太多选择——好吧,根本没有选择。光是想想要跟后排那些家伙们中的一个绑在一起做作业,他就想赶紧跑出教室,跑到教务主任的办公室说要退课。剃阴阳头打耳钉,衣柜里的衣服全是黑色的Steve在那些人眼里就是饭票,毫无平等可言。又或者,迫使Steve做完所有的作业然后偷窃成果,好让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及格。Steve以为离开布鲁克林后他就能摆脱这些恶心事,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我废把你们和搭档的姓氏一起念出来,然后一起完岑任务,期限四周五的课前。我不接搜借口,也不允许过期限交作业。我缩名字的时候,你和你的搭档安静地离开教室,走粗去的司候记得拿单子。还有问题吗?”他停顿了一下,跟往常一样,教室一片寂静。这堂课上的大多数学生都学乖了,表达看法只会挨骂。Schmidt大叫的时候,他的脸会涨得越来越红,所有他才会有一个绰号,红骷髅。Schmidt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讲台上的花名册,清清嗓子后扫了一眼念出第一对小组的名字:“Barton和Dugan。”

  坐在Steve旁边的友好的瘦得跟瘾君子似的男生拿起书包站起来,跟他一起的还有后排某个最喜欢吵吵闹闹的家伙,蓄着胡子还有一个蠢外号。Steve满怀希望地想,也许Schmidt是按照他们对学业的重视程度来配对,至少第一对看起来像这么回事。也有可能Schmidt会把Steve和Peggy Carter组到一起,这个坐在他前面的棕发女孩总能充满自信地说出简洁的答案,即使是Schmidt也挑不出刺。Steve还很喜欢她姣好的外表和迷人的英音,哦对了,还有她每次知道自己答对了时,脸上浮现的满足的微笑,不过这些都跟学业无关。

  “Carter,”Schmidt刚说出这个名字,Steve就坐直了身体,期待着另一个名字会是他,祈祷着会是他。“还有Romanoff。”坐在Clint Barton边上的红发女孩姿态优雅地站起来,朝Peggy Carter点头后一起走出了教室。Steve泄气地坐回椅子上。老天又跟他开了个大玩笑。Schmidt又叫了几对的名字,教室开始变得空荡起来。Steve想着说不定Schmidt会让一些学生自己做作业,哪怕是很小的几率,那也会是极大的解脱。这当然不可能,因为下一刻Schmidt就宣布道:“Rogers和Barnes。”

  Steve的心沉到谷底。坐在他前面的人都没有站起来,也就意味着跟他一组的人来自后排。Steve不愿回头,尽管如此,他还是迫使自己往后看了一眼……那个人是兄弟会的。事实上,是兄弟会中的最后一个,他站起来的时候正把笔记本塞进书包里,并且期盼地往Steve的方向看了一眼。Steve注意到Schmidt的脸上有着莫名愉快的表情,要不是因为这个人给他们判定成绩,Steve肯定会抗议他的决定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Schmidt不是个好东西,居然把他跟看起来就像是高中那些欺负他的恶霸一样的人组成一对。不过,Steve还是站了起来,屈服于自己的命运。他耸耸肩走出报告厅,穿过一般的走廊后才发现他忘了拿Schmidt那张愚蠢的单子。他站定转身,差点撞上Barnes。(说老实话,Steve不知道他的名字。)

  “哇哦,小心点,伙计,”他说,抓着Steve的胳膊防止两人撞到一起,他的手里还拿着单子,而且——“我给你也带了一份,如果这是你转身往回走的原因的话。”

  “嗯?”

  “单子。”他放开Steve,递给他手里的纸张,“我看你没拿,所以多拿了一张。”

  “噢。”Steve接过来,“谢谢。”他的语气并没有那么高兴。

  “我们应该去大厅,”Barnes说着带头往前走,“可以谈谈作业的事。”

  Steve点点头,走在他前面的Bucky并没有看见。他跟着他走到夏日大楼的大厅,他们上英文课的那栋。Bucky停下来看了看四周,继续往阳光明媚的宽敞的大厅长凳上走去。他在凳子上坐下来,冲Steve微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Steve把书包取下来放在一边后坐下。“我叫Bucky,”Bucky说,伸出一只手,“Bucky Barnes。”

  “Steve Rogers。”

  Bucky握着他的手摇了摇然后放开,看向手里的纸。“看来这上面已经把标准都说明白了;噢,我以前看过这本。你比较喜欢哪个故事?”

  “只要不是《朱鹭》。”Steve脱口而出。Bucky抬头看向他,这让Steve忍不住想要改变主意。“我是说,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写这本,但我以前看过了,可以说是烂得没有词汇来形容究竟有多烂。”

  Steve看着Bucky,希望自己没有在开始作业之前就搞砸他们的搭档关系。Bucky笑起来,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他回答道:“不,老兄,我完全明白。我高中读过,而且我觉得这简直给我留下了精神创伤。”Steve松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自己一直憋着。“塞林格怎么样?”Bucky问,“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你看过吗?”Steve摇摇头,“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好,但没有其他选择的话,起码塞林格写的东西可以让我们写出5页的论文。”

  那倒是个惊喜了。

  “你主修英文?”Steve问。

  Bucky轻笑着摇了摇头,“历史和物理。”

  “两门?”

  他耸耸肩,“我既喜欢二战也喜欢机器人。”

  “还有J.D.塞林格。”

  “你想选这个故事了?”

  “对,”Steve说,“听起来还不错。”

  Bucky看上去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说:“你确定不看看别的了?我没有给你太多时间好好看书单,也不想强迫你看,虽然我高中一直在假装自己是霍尔顿·考菲尔德。”

  Steve微笑起来,他对眼前的男生一直说周围的人虚伪的想象有点过头了,毕竟……

  毕竟尽管Bucky Barnes是兄弟会里的,他还是相当帅气。

  他有着深色的头发,两边剃得极短,脑袋上面的头发倒是比较长,发型有点复古以前的流行风格,还有那双明亮的蓝眼睛和里头闪烁着的调皮光芒。尽管他的脸颊和下巴上留着点胡茬,但他看起来很整洁。他穿着深色的水洗牛仔裤和格纹的翻领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拉链羊毛背心,没拉拉链。至少他没穿帆布鞋,而是一双黑色的防水靴子。他的打扮风格跟Steve的破洞牛仔裤、满耳朵的耳钉和助听器一点不像,但是,他真的挺帅的。

  综合来看,这种打扮相当不错。

  “那样有点虚伪。”Steve忍不住说道。

  “你真懂我,不过你不能说你没有经历过霍尔顿期吧。我们都经历过,所以我们才会上文科学院。”

  “你真懂我。”

  Bucky顿了顿,看向Steve,像是在搜寻着什么。Steve垂下眼。“抱歉,我还没问,你主修什么?”Bucky问道,接着又说:“等等,我能猜猜吗?”

  “当然。”

  “社会学?”

  Steve不该失望,但他还是有点不开心,“不对,我主修的是——”

  “等等,艺术。”

  Steve微笑,“对。”

  “你裤子上都是墨水。”

  Steve耸了耸肩,“你用太多墨水就会这样。”

  “101画室?”Steve点头。“我朋友Jim Morita也在里面。你认识他吗?”Steve摇头。Bucky皱起眉,“他是个很好的人,你应该多跟他聊聊。”Bucky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我们得制定个时间表。明天前你能读完吗?我们可以在我那儿见面然后一起看,你不忙的话可以在星期六的时候起个草稿。你觉得呢?”

  “听起来……很棒,实际上。”Steve有点惊讶。根据Schmidt看向后排男生们的眼神,还有他们几乎不参与问答的情况来看,Steve还以为他们都不关心这门课。Bucky在单子上草草写了个时间表递给Steve看。

  “抱歉。”

  “因为太有条理?”

  Bucky笑道:“不是,只是我觉得自己太挑剔了。给小组作业订时间表有点假,因为我喜欢在早上四点做作业。”Steve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Bucky也注意到了,“来我房间吗?”

  “好的。”

  “很好。我住在麦卡沃伊大楼,304室。你知道在哪吧?”Steve点点头。每个人都知道麦卡沃伊大楼,众所周知,那里是“Sigma Pi”们住的地方。他们是学校里最奢华也最疯狂的兄弟会,因每年十二月的香槟舞会而著名。每个参加舞会的人都能得到一杯香槟,只要这些人穿着燕尾服或者正装。Steve听说有一年整个兄弟会都穿着苏格兰短裙,这样的穿着在十二月的纽约可不是好主意。

  不管如何,Sigma Pi里的人是绝对不会多看一眼Steve这样的人。他们确实比其他的某些兄弟会要好得多,但他们忙着约会女孩以及醉醺醺地对着月亮嚎叫,或者随便做什么,根本不会管Steve Rogers怎么样。“那,明天6点?”Steve点点头拿起书包。

  “计划不错。”

  “你想做到吃晚饭吗?”

  Steve挑起眉,“嗯?”他问。

  Bucky抿着唇,“你明晚去餐厅吗?我可以点披萨。”

  “没关系。”Steve回答,他会从画室直接过去,可以在书包里放支燕麦棒,足够他撑到看完书,只要不发生别的事。

  Bucky点点头,“那好吧。”他说,“那……明天见。”

  “好。”Steve说。

  “我等你一起看,好吗?”Bucky笑起来,听起来一点也不正经,“我知道你会来的。”

  “你怎么知道?”Steve站起来,一边背书包一边问道。

  Bucky的笑容变得可恶起来,“因为你肯定不会想让某个兄弟会的混球羞辱你,你觉得这会是你一生中最糟糕的搭档作业。”

  Steve结巴起来,“我——”

  Bucky大笑道:“别担心,只要别迟到!”Bucky挥了挥手起身离开,穿过夏日大楼的门,走向早秋的室外。

  Steve就这么看着他离开。

*SigmaPi:https://sigmapi.org/

*霍尔顿·考菲尔德:麦田守望者的主人公

评论(4)
热度(53)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