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无授翻】【冬盾】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Part7

  一周后,Steve跟着Bucky一起从餐厅走到Bucky的寝室。10月中旬的天气变得相当凉爽,甚至可以说是冷飕飕。比起暖和的天气,Steve更喜欢寒冷的日子,不过天气的变化让他比平常更容易生病,太阳照在身上时还暖洋洋的,可一到了背阴处就凉风习习,他都不知道该穿多点衣服还是少点。他们走在路上时,太阳逐渐西沉,天色由白转黑。外面已经没多少人了,可以说只有他们俩。Steve被冷得抖了一下。

  没关系的。Steve又瘦,又有哮喘,他身上有无数不对劲的地方。如果他抖了,那简直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Steve习惯了。

  然而Bucky没有习惯。

  Bucky给Steve围上他的红围巾时,Steve正专心地走路。围巾围在Bucky脖子上很长,长到围上Steve的脖子时差点闷死他。“天哪,Buck,我呼吸不了了。”他说,试图把围巾扯开。

  Bucky抓住Steve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啊,啊,我看到你发抖了。你觉得很冷,还不穿外套。我不会让你在我的看管下感冒的。”Steve翻了个白眼。军队剩下来的夹克衫也是外套,只是上面多了几个洞。“围巾是我妈织的,超级舒服。你很快就会觉得暖和的。”

  Steve想跟他争论,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Bucky提起他的家人,所以他只是说,“你的妈妈?”

  Bucky放开Steve,把手插回他灰色的长风衣口袋。“对,”他说,“她以前喜欢织东西。”他没有看Steve,只是往前走着。

  Steve快步跟了上去,试探地问:“噢……呃,她……”

  Bucky点点头,“对,两年半前过世了。”

  “我很抱——”

  Bucky摇摇头,“又不是你的错,你不用道歉,Steve。”他顿了顿,“我还有个妹妹,叫Becky,她参军了,高中一毕业就入伍。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噢。”

  他们安静地走着,Bucky回避着Steve的眼神。围巾很温暖,但Steve仍然因为Bucky刚刚说的话感到浑身发冷,Bucky皱着的眉头令他难过。“Bucky,我们能停一会儿吗?”他问。

  “当然,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哮喘犯了?我们可以慢——”

  Steve走上前,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稍稍踮起脚尖抱住了Bucky。他能感觉得到Bucky的肌肉在他手臂下绷紧,然后缓缓放松。他在Steve耳边轻笑着,回抱住了他。“谢谢。”他轻声说。

  Steve耸耸肩,Bucky埋在他头发里的脸让他有点分心,“你没戴围巾看起来很冷,就是这样而已。”

  Steve想松开手,不想误会这个普通的拥抱里有着别的含义,但Bucky把他抱得更紧了。“再一分钟。”他说,“这样很暖和。”

  即使他想,Steve也无法拒绝Bucky,于是他放松下来,把脸埋在Bucky的颈窝里。“肯定不会感冒了。”

  “为什么?”

  “你很热(hot)。”他能感觉得到Bucky在笑。Steve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努力挣脱Bucky的双手,“不是,我的意思是——”

  “噢当然,你就是这个意思。”Bucky说着又紧了紧手臂,阻止了Steve的挣扎。“你觉得我很性感,别狡辩了,小混蛋。”

  “你才混蛋!”Steve回击,坚持不懈地试图挣开。接着Bucky搂住了Steve的腰——

  Steve停止了扭动。

  他们现在面对着面,相距不到一尺。冷风吹乱了Bucky的头发,一小撮黏在了额头上。Steve能听到自己吞咽的声音,估计Bucky也能,因为他的手指用力抓住了Steve的外套。Bucky凝视着他,嘴唇微微分开,眼睛比傍晚的天空更蓝。Steve只能这么看着他,无法移开视线消除尴尬的气氛,紧张到说不出话。Bucky把Steve拉得更近,目不转睛地看着Steve。而Steve,呃……

  Steve抖了一下。

  Bucky咽了咽口水把手放开,他看着Steve微笑起来,尽管笑容没有到达眼底,“来吧,在死神来临之前找个暖和的地方。”

  “我还没那么脆弱。”Steve争辩道,声音沙哑。Bucky移动脚步的时候,Steve还处于茫然状态,他知道自己除了失落地跟上去外,什么也做不了。

  他好像听见了Bucky的嘀咕。“对,你不弱小。”不过也有可能只是风刮过的声音。

                 ————————————————

  “我给你泡茶。”几分钟后他们终于到了麦卡沃伊大楼,Bucky对Steve说。大楼里温暖宜人。麦卡沃伊是校园里最古老的建筑之一,住着Sigma Pi的成员。Sigma Pi把总部设在这里大约过了一百多年。

  “说实话,Buck,我很好。”Steve反驳,可Bucky已经往寝室相反的方向走了。“我们要去哪?”Steve跟上去。楼里很暖和,但他没有摘掉围巾,也没多加思考原因。

  Bucky转头回答他,“厨房。”然后继续往前走。他没再回头,“你喜欢绿茶,对吧?”

  Steve点点头,发现Bucky并没有在看他,“对。”

  “好,那我们就泡茶。不过我们这里没什么人喝茶。”

  他们绕过一个转角,来到休息厅。厅里的木地板上摆着颜色不太搭的沙发和软椅,看上去很舒适。消防通道似乎很久没有用过了。直到他看到橙色的蜘蛛网,Steve才反应过来这是幽灵舞会举办的地方。没有家具的时候看起来更大。

  “如果你……能等我一会儿吗?”Bucky问。他抱着手,眼睛看着别处,“一分钟后回来。”

  “呃,”Steve说,在他说出“好”之前,Bucky已经走开了。

  Steve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只好坐在皮沙发上等着。他坐下的时候沙发轻微地嘎吱了一声,这令他好奇在这沙发上发生过什么。

  不过他只能想到,呃,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Steve的初吻已经没了,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与众不同。那是在野营的时候,卡西诺之夜,他很倒霉地被妈妈强迫去野外多交几个朋友,因为他在布鲁克林总是孤零零的。他们度过了几个主题夜晚,其他的就跟平常的卡西诺之夜一样,非常不适宜。他们有天晚上玩了猜狐狸*,不可思议地让人不爽,即便是在13岁,Steve也知道他们做的可不是什么正确的事。

  卡西诺之夜在营地最大帐篷里举行,“反应室”。帐篷里有闪闪发亮的彩带,桌子上摆着轮盘,顾问别着夹子坐在边上控制游戏。Steve厌恶赌博,所以他一直坐在边上看着他的玩伴赌薯片,然后用餐厅里的橙子苏打和糖戒指*做筹码。Carol Danvers朝他走来的时候差不多九点了,她问,“想出去吗?”

  Steve脸红着说:“好的,谢谢。”

  她笑着捧住Steve的脸亲吻了他。

  那是很短的一个瞬间,亲完后她就回了她的帐篷,门上写着大大的字,“男生禁止”。不过Steve可以傻乎乎地在外面晃悠大半个晚上。(后来他陷入了大麻烦,把他的顾问气得火冒三丈。)

  高中时期,他和Miles Morales在体育馆的看台上待过几次,虽说比起实际接触那更像是测试自己。他们是布鲁克林高中LGBTQA社团仅有的两名成员,也不想让社团的生存受到威胁,于是他们只好做点什么来维持。

  Steve知道要怎么接吻。

  但他不知道刚刚发生的算什么。

  他从未体验过那种奇怪的氛围,似乎整个世界开始停止运作,只有他和Bucky两个人,耳边刮过呼呼的风。光是想想Steve就能体会到某种张力,不只是他自己的原因,对吗?肯定有什么。

  或者,只有Steve感受到了。

  Bucky Barnes是兄弟会里的成员,英俊帅气,身边什么都不缺。Steve没想过Bucky对男生有没有兴趣。假如,因为某种奇迹,Bucky是同性恋,那他肯定能交往到他想要的人。他不可能——

  “不可能!”Steve听到声音跳起来,意识到自己在休息厅待得太久了。“是他吗?活生生的?Steve Rogers?”

  “啊?”Steve疑问道。

  休息室里多了四个人,正在说话的人是Dum Dum,跟Steve一起上英文课的那个。“你知道吗,我刚刚还在想,Bucky说他一直跟你呆在一起是在撒谎。”

  “他的意思是,”因为Bucky的喋喋不休,终于被Steve认出来的Jim Morita插嘴道,“我们都没看见过你来这。”

  “Qui est-il?”一个Steve不认识的人开口了。

  Gabe Jones——英文课同学——回复道,“C'est Steve Rogers,le petit ami de Bucky。”*

  Steve听不懂法语,但Gabe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看某个笑话。

  那个人的眼睛闪闪发亮,他走过来伸出手,“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他握着Steve的手摇了摇,“我是Jacques Dernier。”

  “呃,嗨,我是Steve。”

  Dum Dum笑着在Steve身边坐了下来,习惯性地把手搭在Steve肩膀上,冲Gabe说道,“把Falsworth叫过来,他要是看到Bucky把谁带回来了,肯定会摔得‘五体投地’。”

  “Bucky在厨房里。”Steve有点不知所措,“他很快就回来。”

  “彻底是一家人了。”Dum Dum对自己说的话笑得不能自理,Gabe和Jim只是翻了个大白眼。

  Bucky所有的兄弟会成员——就是他们,一些来自Sigma Pi,Dum Dum更是Bucky的好兄弟——都坐在Steve身边了,每一个都期待地看着他。“你们想让我离开吗?”Steve问,让Dum Dum再次开怀大笑。

  Jim回答他:“当然不!”Steve放松了一点。他不是很清楚兄弟会里神神秘秘的规则,也不确定自己呆在他们的休息室里是不是某种诡异的暗号。“不,我们只是很好奇,因为——”

  “Bucky,他很喜欢提到你,”Jacques用他带着浓重口音的英语说,“经常。”

  “他就是不能闭嘴,”Gabe说,“老爱跟我们聊你说了这个说了那个,你们俩又做了什么事,去了什么地方。”

  Jim大笑起来,“事实上,有点烦。”

  “来个人把Falsworth带过来,赶紧的。”Dum Dum重复道,“不然他会——”

  “出什么事了?”Steve转过头,发现Bucky正从去时的方向回来休息室里,一手拿着一个马克杯。

  Dum Dum往Steve身边挤了挤。他身上有一股香烟和激浪的气味,不在Steve喜欢的范围内。“只是跟你的好朋友Steve聊聊天。我们都以为能早点认识他,毕竟——”

  “过来,Steve。”Bucky说,穿过人群走到Steve面前。他递出一个杯子,Steve小心地从他手里接过。“这些家伙应该找点别的事做,而不是烦你。”

  “他们没有,呃——”

  “如果我们不打扰他的话,就见不着他了,Bucky!”

  Bucky翻着白眼说,“对,说得好像你们不是一周坐在这里三次一样。”

  “不一样,老兄。”Gabe说。

  Bucky不赞同地看过去。“别为他辩护,Gabe。”

  Jim开口道,“忍不住就这样,因为你们太奇怪——”

  “我们忘记什么了吗?”Dum Dum突然问道,整个屋子安静下来。不知是好是坏,Dum Dum有一种领导才能。“Falsworth,他在哪?我们得把他叫过来。”

  “嘿,Steve。”Jim说,尽管休息室又开始一阵忙乱,但Steve已经朝他看了过去,“围巾不是Bucky的吗?”Steve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脸已经完全红透了。Dum Dum的窃笑直钻进Steve的耳朵里。

  “过来,Steve。”Bucky说,大睁的双眼满含乞求。

  Steve从Dum Dum的手下挣脱出来,努力不弄洒手里的茶。“跟你们聊天很开心。”他说完就被Bucky抓着手臂拖了出去。

  “可你都没说话。”Gabe说,狠狠拍了拍Dum Dum的胳膊。在他喊疼的大叫和众人的笑声中,Bucky带着Steve离开了休息室。

  走出他们的视线范围后,Bucky松开了手。“对不起。”他说着跟Steve肩并肩往寝室走去。“他们有时候很难应付。”         

  Steve耸耸肩,“你也是。”

  Bucky微笑着看向他,仿佛之前的尴尬气氛从未存在过。“嘿,别这么刻薄。”

  “我只是说你们都很像。”Bucky抬眉。“永远的兄弟,对吧?”

  Bucky笑起来,“好吧,是的,如果你觉得我们是一群笨蛋的话,那你下个学期一定要加入我们,你肯定会适应的。”

  Steve翻了个白眼,跟着Bucky走进房间。“说得跟真的一样。”他说,Bucky正忙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

  “什么意思?”

  “我不是会加入兄弟会的那种人。”Bucky打开门撑住,好让Steve先进去。Steve控制住脸红的冲动走到房间里。

  “你知道自己在胡说。”Bucky走进去和关上门。他脱下外套扔在书桌旁的地上。Steve把书包放在Bucky的床上,然后倒在绒被上。“只要他们想,每个人都能加入兄弟会。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个。” 他顿了顿,“你来Sigma Pi的话会很开心的。我不是想逼你,只是……”他摇摇头没再说下去。Steve把夹克脱在一边,手抚上围巾想要摘下来,虽然他心里十万个舍不得,可他知道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会很奇怪。“先别脱。”Bucky说。他爬上床拿出手机放在两人中间。

  “你介意吗?”他问。Steve摇摇头。“那就好。”他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好把他们俩都照进去。“准备,拍——”

  “咔嚓”声响起。Steve还没准备好,Bucky就开始翻看照片了。他微笑着看着屏幕。“看起来不错。”他说,递给Steve看。

  照片确实很好看。宽大的围巾让Steve看上去有点不舒服,但他的表情很快乐。Bucky笑得一脸开心,头靠着Steve,整个人放松下来。

  “我喜欢这张。”Steve说。

  “我喜欢——”Bucky顿住,“我也喜欢。”他低头看着手机,“真的很好看,我能发在脸书上吗?”

  “当然。”Steve说。

  “很好。”

  Bucky开始在屏幕上点来点去,而Steve,呃,他把围巾摘下来放在了Bucky的床边,不知道该做什么。

                   ——————————————

  十月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十一月的到来意味着中期考试,Steve和Bucky也都开始认真学习。对Steve来说,跟Bucky一起复习很有帮助,因为他自己从来都是马马虎虎,成绩不好不坏。

  “做知识卡片。”Bucky教他英文课的复习技巧,“只要看脚注。”他建议。Bucky是拿奖学金的学霸,他能一次拿到A,也是唯一一个在上学期获奖学金的大一生。

  Bucky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表示随便谁都能拿奖,但Steve知道他学习有多努力。Bucky学习的时候会变得相当安静,甚至在为论文查找资料时整整三天没跟Steve说过话。Steve觉得有点孤单,好在Bucky会在学习之后给他带一杯咖啡或者发个蠢蠢的短信。

  等Steve反应过来时,已经到感恩节了。一整个周末Steve都呆在画室里,周三交完绘画作业后,他走进英文课教室,尽管觉得衣服皱巴巴的,但他仍然很高兴在“流放”一周后再度看到Bucky和Peggy。他没有听说很多关于Bucky的消息,不过他知道Bucky最后一篇论文已经在周二晚上交掉了。他没期待什么,真的。

  他进了教室,跟往常一样在Peggy边上坐下。“你看起来可不太好,Steve。”

  当然,Peggy一如既往的迷人。Steve知道她今天早上有经济学考试,但她的眼线一点也没花。她好看得令人惊叹。“期末作品要在今天早上之前交过去。”他解释道,试图控制自己不要老往门口看,或者别太明显。

  “就算你一直盯着门,他也不会来早一点,Steve。”Peggy笑着说。

  Steve的脸颊泛起红晕。“我没有——”

  “你当然有,这又没关系,只是你的心思太容易看透了。”她轻笑着拿出笔记本,翻开新的一页。她眨了眨眼。“啊,”她说,“老鹰来了。”

  Steve看向门口,告诉自己不要表现得像只等着主人回家的小狗一样兴奋。Bucky没有看过来,只是直视前方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Peggy清了清嗓子。Steve垂下眼看着桌上的笔记本。“他最近很忙。”他说。

  “噢。”Peggy不太相信,但没有多说。

  Steve咬着舌头等待着上课。

  Schmidt宣布下课时,Steve还在思考怎么得到Bucky的注意。不过好像他不用再想了,在Steve打算转头找Bucky时,后者已经站在了他身边。“嘿,Stevie。”他打了个招呼。他的眼睛下方是大大的眼袋,下巴上也长出了胡茬。他的头发凌乱,似乎他不断地在用手梳自己的头发。他穿得很朴素,不像平常那么随意时尚。

  “嘿,Buck。”Steve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假装他的呼吸还很正常。Dum Dum和Gabe在教室外叫着Bucky的名字,后者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走。Peggy也拿起包走了,走之前告诉Steve她会保持开机。“发生什么事了?”Steve跟他们道完别后问道。

  “我今晚能过来吗?”Bucky问得太快,没有看着Steve,而是越过他的肩膀看向Steve身后。

  “好的。”Steve皱起眉,“当然。”他顿了顿,舔着嘴唇问,“你还好吗,Buck?”  

  Bucky点点头,“嗯,6点……可以吗?”

  “好。”Steve说,“你——”

  “六点见。”Bucky背起书包,勉强笑了笑走出教室。Steve凝视着他的背影,一脸迷茫。

  “他怎么了?”Natasha Romanoff从前排转过头,小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Steve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

  Steve没有去写生,反正他昨晚已经完成了任务。他的作业差不多都做完了,所以他有一整个下午可以呆在寝室思考Bucky究竟想跟他说什么。可Steve想不出Bucky对他生气的原因。

  回想起下课后Bucky的眼神,Steve觉得比起他,更有可能是Bucky自己的原因。他想着平常Bucky的微笑,偶尔讽刺的玩笑,还有他温柔又随意的碰触,下午见到的Bucky太不相同。更渺小。这令Steve害怕。

  “老兄,想让我留下来吗?”Sam问,时钟指向了5点半。他正在收拾书包,晚上还要去图书馆复习。他周五还有一堂考试,那门课的教授是一个喜欢精神虐待学生的疯子,他还不想因为挂科而承受怒火。

  Steve摇摇头,“不用了,你去吧。” 

  “说不定他只是这周比较倒霉,想跟你聊聊天。”Sam说。

  “是吧,”Steve说,“有可能。”

  Steve跟Bucky认识得不久,他对Bucky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可他不愿意再看到Bucky露出那样的表情。Steve想尽力帮助Bucky,无论他遇到了什么,想让他能永远快乐。

              ———————————— 

  Bucky敲了敲Steve的房门, 正好6点。Steve迅速打开门,看到了一个比下午更颓废的Bucky。室外只有10℃,他甚至连外套也没穿,头发乱糟糟的。

  “嘿,”Bucky靠在门框上说,“我能进来吗?” 

  “行啊,当然了哥们。”Bucky走进来,像是从没来过——实际上他来过好几次——一样往四周看了看,然后坐在Steve的床边。“Bucky,你还好吗?”Steve问,关上身后的门往房间里走去。

  Bucky点点头,无精打采地。“还好,Steve,我很好。”他牵起一个假笑,但没有瞒过Steve。“只是想在放假前见见你。”他暂停了一会儿,“你会回去吗?”他抬起头看向Steve。 

  “对啊。”他说,意识到他们之前没说过感恩节的事。“我要回布鲁克林,你呢?”

  Bucky哼了哼,露出略微恼怒的表情,他抱着手,“会在附近。”声音冷淡。

  Steve叹了口气,想了想坐到Bucky身边。“听着,”他说,“我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你也不用告诉我,但你也不能把我当傻瓜糊弄。我能看出来你很沮丧,如果……呃,如果你需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想帮你。”他垂着眼,再抬头看向Bucky,确保Bucky看着他的眼睛后,他说:“我很在乎你,Buck。我不想见到你这么难过的样子。”

  Bucky看着他眨了眨眼。“Steve……”他开口道,然后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Steve。他埋在Steve的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温热的呼吸喷在Steve的锁骨上。他的手揽着Steve的后背,Steve能感受到肋骨处传来的压力。Bucky的怀抱温暖而厚实,但有点发抖。Steve知道他在吸鼻子,于是回抱住Bucky,轻轻在他背上打圈安慰,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Bucky抱了抱他又很快退开,他握着Steve的上臂,看着他。“Steve,我……”他摇了摇头,几乎把Steve抓疼了。Steve微微蹙眉,这让Bucky立即松开了手,像是被捕似的举起来,神情颓靡,“不,Steve,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

  Steve握着Bucky的手放在床上,他刚要把手拿开时,Bucky缓缓吸了口气包住了Steve的手。“别担心。”Steve说,声音微颤,“求你了,Buck,告诉我怎么了,我想帮你。”

  Bucky的喉咙里咕噜了一声。Steve捏着Bucky的手,心跳得飞快。Bucky用力咬了咬下唇。“我要疯了。”他低着头,声音颤抖,“每个人都要走了,总是……我讨厌这样。我讨厌孤零零的。”尽管他呼吸不稳,但似乎已经开始冷静下来。Steve摩挲着Bucky的拇指,当Bucky抬起头来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Steve,”他说,把手从Steve手边拿开然后捧住了Steve的脸。

  Steve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Bucky已经吻上了他的嘴唇。

  他的呼吸灼热,他的亲吻浓烈,他渴望地吻着Steve,仿佛在寻找什么,寻找某种Steve不确定自己能否给予的东西,或者说,Steve是否想要给予。但有那么一刻,Steve没有推开Bucky,任由对方紧贴着他,唇舌交缠,呼吸着对方的气息。

  可当Bucky伸出手插进Steve的发间想让两人贴得更近时,他们的牙齿撞在了一起。

  这种奇怪的,不愉快的感觉把Steve的神智拉了回来。

  “Bucky。”他说着试图退开来。Bucky小小地渴望地哼了一声,想把Steve抱住,可Steve已经抚着Bucky的胸把人推开了,他的动作不大,但足够让Bucky领会他的意思。Bucky放开他,大睁着双眼,嘴唇颤抖,整个人处于困惑和恼怒之间。

  “该死。”Bucky轻声骂道,迅速站起来后退几步。他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该死的。”他的声音大了些,听起来更像是啜泣。“见鬼。”他绝望地说。他理了理头发,让Steve担心他会不会扯掉一块,尽管这种想法毫无根据。Steve想说点什么,但他像是突然变成了哑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以为……天哪,Steve,我还以为……”Bucky双眼通红,里面泛着泪花,神情痛苦。“操。”他说完转身离开了。Steve没有机会告诉他这没关系,告诉Bucky他很喜欢他,喜欢到随时都能脱口而出,但他想在发生什么之前好好谈谈。可Bucky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Steve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从床上跳起来大喊着“Bucky”,拉开门冲到走廊时,Bucky不见了。Steve知道他追不上了,他跑不了Bucky那么快,更别提他还会哮喘发作。他不希望在脑子混混沌沌的时候不能呼吸。Steve走回书桌,拿起手机拨打Bucky的号码。语音信箱。

  “嘿,你在联系Bucky Barnes。‘滴’声后留下你的名字,电话还有消息,谢谢!”

  “听着,呃,Bucky。是我,Steve。我……我想跟你单独聊聊。拜托——”他的声音沙哑而渴望,破碎得像是个13岁的小孩,但Steve继续说着,“我想……我想你误会了……刚刚发生的事,我只是……求你打给我。我们谈谈。我……照顾自己,Buck,拜托。”

  Steve挂掉电话,深呼吸了一下安静地等待。

  Bucky没有打回来。

*猜狐狸(Pow Wow):聚会游戏,把带数字的羽毛插在头上,只有别人可以看见,然后猜总和。

*糖戒指(Ring Pop):塑料戒指上用一块很大的硬糖当珠宝。

*法语的意思是:“他是谁?”“史蒂夫·罗杰斯,巴基的男朋友。”

——————

我的心hin痛,去年看的时候虐得痛哭流涕,一边骂你们两个宇宙无敌超级大笨蛋,一边哭得涕泗横流。

还好风雨过后就是彩虹。明天就能迎来光明未来。

昨晚3点睡,今早9点就起来去别人家拜年。如果我没有现在睡过去的话,那泥萌明天醒来就能看到Part8了。

评论(15)
热度(44)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