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无授翻】【冬盾】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is Would Be

Part9 完结

  Steve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地板上。还没睁开眼他就闻到了睡袋里的霉味,他来学校后就一直把睡袋搁在床底。他睁眼首先看到了Sam空空的床铺,这才想起昨晚Sam接到了一个秘密电话,问他能不能去Sharon那里呆一晚上。Steve对自己保证,绝不会让昨晚发生Bucky身上的事再来一次。

  Steve几乎是害怕地缓缓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床,看到Bucky还躺在上面时整个人放松下来。Bucky睡在他床上,小声地打着呼。他的腿跟Steve的毯子缠在一起,胸前抱着Steve的枕头,他还穿着昨晚的牛仔裤,光着的脚从毯子底下伸出来。他的头发打结了,看上去粘糊糊的。Steve想这么一直看下去,心里却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

  Steve悄悄地从睡袋里钻出来,拿出牙刷穿上人字拖走进浴室。他轻轻推开门又关上,努力不发生一点声音来吵醒Bucky。他刷完牙,往脸上泼水好好洗了一番。他的头发乱成了鸡窝,眼睛下方有着发肿的眼袋。不可思议地,他很快乐,因为他知道Bucky安全地待在他的房间里。过去几天对Bucky的担心终于消失无踪。

  几天来第一次微笑起来,Steve回到房间,惊讶地发现Bucky已经坐了起来,用力眨着眼睛,看起来一脸迷茫。“早上好。”Steve说,关上身后的门。“感觉怎么样?”

  “我以为我死了。”Bucky说,看着Steve放好牙刷。“不太清楚我在哪里。”

  “我房间。”

  “我知道,小混蛋。”他的声音并不生气,只是疲倦。“你……踢了Brock Rumlow的下面?”

  Steve耸耸肩,“谁让他太混账了。”

  Bucky笑起来,“你踢了他下面。”

  “是,没错,我踢了。”Steve在Bucky身边坐下。他身上闻起来有着酒精,烟草和汗水的气味,但Steve一点也不介意,他只在意Bucky就在这里,坐在他身边。“我踢了他下面。”

  “老天,你是真的想死,是不是?”

  “我又不是过去抱他!”

  “我没抱他。”Bucky说,爆发出一声大笑,“我只是把手搭在他肩上,就像哥们一样!”

  “你们两个不是好哥们。”

  “我喝醉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我哥们,Steve。”他垂下眼,突然有点累。“我该走了。”他说,“你要收拾行李,不是吗?”

  Steve把手放在Bucky的手臂上。Bucky抬起头凝视着他,他试图不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但他的眼睛泄露了一切。他不开心,Steve知道,然而所有想说的话堵在了嗓子眼。“我……”他开口又闭上嘴,他不能现在让Bucky失望。

  Bucky伸出手按住Steve的。“你想说什么?”在他做了这么多蠢事后,Bucky仍然关心他。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发展。

  Bucky脸上的担忧让Steve忍不住脱口而出,“我多买了一张票。”

  Bucky挑起眉,“去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

  “不是,你这混蛋。我在灰狗巴士上多买了一张票,我是说,回布鲁克林。”

  Bucky困惑了几秒,然后微笑起来,笑意没有到达眼底,“不错啊,Stevie,但我回了布鲁克林也没有地方可去。”

  “不,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回家,去我家里。虽然不大,但是家里有沙发,而且我妈总会做很多吃的,还有——”

  Bucky拉过Steve,紧紧地抱住他。他把头埋在Steve的颈窝,呼吸颤抖。Steve有点不知所措,于是只好搂着Bucky的背,在肩膀附近打着圈。Bucky没有穿上衣,这让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Steve想起几天前,想到Bucky可能会……他就紧张又兴奋。Steve闭上眼,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失望。“你确定?”一分钟后他听到Bucky轻声耳语。

  “对,当然。”

  Bucky后退一点放开他,让被抱得喘不过气的Steve放松下来。他的眼睛通红,很有可能是因为宿醉,但Steve想把这看成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拥抱。“谢谢。”他说。

  “明天早上9点的车,你最好别迟到或是又醉得一塌糊涂。”

  Bucky的微笑盛开在脸上,眼角印出小小的皱纹。“我不会的,我保证。”

  他没有迟到。

             ————————————

  在车上的第一个小时,他们在Bucky的本子上玩“绞刑架”*。Bucky看上去好多了,胡茬刮得干干净净,头发像往常一样梳得整整齐齐,甚至眼角纹都浅了,即便他们现在还没到达。每次Bucky抓着Steve的肩膀让他看向窗外,他都会兴奋地说着他的过去的经历,比如,“看见那个果园了吗?去年夏天我们还去过,那里的樱桃长得特别好,Stevie,我的嘴巴完全被染红了!”又或是,“他们说如果你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你会看到世界上最大的毛线球,我很好奇谁会这么干,你知道的,听起来有点疯狂。不过我想每个人都要有自己想做的,就算那只是做个超级大的毛线球。”

  不论Steve有多喜欢毛线,但Bucky那个嘴巴被樱桃染红的评价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他非常认真地思考要不要发信息给妈妈说,今年感恩节做樱桃派,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做苹果派。不过他不知道看到Bucky红润的嘴唇是个好主意,大概会让感恩节很不“舒服”。

  一开始看到的樱桃果园的兴奋对6小时的旅程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两小时后他就睡着了。

  巴士到达休息站的时候他醒了过来,脑袋枕在Bucky的肩上。

  “早上好,瞌睡虫。”Bucky说,合上了腿上打开的书。

  “我们到了?”Steve坐直身体,伸了个懒腰,因为后背的酸疼呻吟起来。

  Bucky笑起来。“对,你错过了一连串好玩的事。我看到两头牛叠在一起回归野兽本能时差点叫醒你。”*

  “天哪,Bucky。”Steve说,无法忽视脸颊炸开的红晕。

  “真是禁欲,Stevie。”Bucky说,笑着从行李架上拿起Steve的背包。

  “我可以自己拿。”Steve哼了一声拿过包。

  Bucky微笑着耸耸肩。“我得干点什么,当你的感恩节慈善包袱可不能显得太没用。”

  Steve抓着Bucky的手。“你不是。”他说,确保Bucky也在看着他并且理解了他的意思,“你是我的朋友,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回去。你才不是慈善包袱,对我来说也永远不会是,明白了?”

  Bucky眨了眨眼,点头,“当然,Stevie,我明白。”他咬着唇取出自己的包。

  他们安静地下了车,Bucky跟在Steve身后。车站很拥挤,还好Steve的妈妈已经等在了墙边,看到Steve时热情地挥了挥手。“那是你的妈妈?”Bucky问。

  “嗯哼。”

  “你可别太兴奋,Stevie。”虽然这是说笑,但Steve知道他是认真的。

  他看向Bucky。“她是最棒的妈妈,”他说,“你会喜欢她的。”

  Bucky挑起眉,“就算她养了你这个小混蛋?”

  Steve抬起手肘用力戳了戳,Bucky大笑着抓住他,然后一起笑闹着走过去。

  Steve看向他的妈妈,后者抬眉,仿佛在刚刚的35秒内她已经看透了自己儿子和他无望的暗恋对象。

  (不管他妈妈说什么,他都准备好接受了,只要Bucky能开心一点。)

  他们走到她身边时,她拉过Steve给了他一个紧到骨头都发疼的拥抱,Steve甚至没来得及说一个字。Bucky大笑起来,让Steve脸红不已。“妈,”他皱起眉,“我们在车站中央。”

  “你再抱怨我就不付学费了。”Steve叹口气闭上了眼睛。他妈妈并不比他高多少但她的怀抱很熟悉也很舒适。她挽起渐渐发灰的金发,穿着柔软的白色开襟上衣和陈旧的外套。他很想她,非常非常想。“你能回家太好了,Steve。”她轻声说,再次紧了紧拥抱后放开了他。她转头看向Bucky,“你肯定就是Bucky Barnes了。”

  Bucky点点头,“是的,女士。”

  她笑起来。“不必这样,叫我Sarah就好,我也叫你Bucky。天知道我听说了太多关于你的事,我觉得我担得起叫你Bucky的荣幸。”

  “妈妈。”Steve抱怨,脸完全红透了——像樱桃一样,他的脑子自动比喻出来——尴尬得不行,“我没有,我是说——”

  “但愿你只说了我的好话。”Bucky说,握着Sarah的手摇了摇。

  “通常是,但Steve没说你长得这么英俊。”

  Bucky微笑着,Steve知道这绝对会是生命中最长的一个礼拜。

              ————————————  

  (可这不是,当然不是。他和Bucky几乎整天呆在一起,在附近闲逛。他们去了博物馆,欣赏了《我看见了金色的数字5》。他们去了Yen Yen喝了蛋花汤。他们还去了Bucky以前的公寓,然后遇到了他的房东,她给了他们小饼干还有温暖的拥抱。Bucky没打算把老朋友们叫出来,而是选择与Steve独处,就算Steve只是坐在那里画画。

  “你不必陪我坐在这里。”Steve说,试图画好窗户的角度。

  Steve的家虽然不大但是很舒服。他家有两间卧室,浴室,还有跟小客厅连在一起的厨房。他们现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电视里播放着《动物星球》,“我的猫来自地狱”的歌声回荡在客厅里,Steve在画画,而Bucky在看书。

  Bucky抬起头看过去,“嗯?”

  “我是说,你可以去见见你的老朋友什么的,我不会生气。”

  Bucky把书倒扣在膝盖上,“第一,我也有作业要做,就跟你一样。别以为我翘了一天课就会成绩下降。还有,嗯,我喜欢这里,我喜欢跟你待在一起。”他的声音轻柔而坚定,仿佛周遭的一切都放慢了速度,电视里的歌声也消失了。

  “Bucky,”Steve说,“那是什么——”

  Steve的妈妈正好走进来,她刚下班,手里还抱着几个购物袋,Bucky立即跳下沙发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

  星期四到了。

  火鸡在一点的时候差不多好了,他们围着沙发边的小餐桌坐好。

  “吃之前,我们得说说感谢什么。”Sarah把火鸡放在桌子中央,说道。桌子很小,放下火鸡和三个人的餐具后几乎放不下别的东西,所以Steve和Bucky把土豆泥、肉汁、青豆还有其他食物放在了炉子上。他们捏破了桌上的越橘,汁液溅在Bucky的盘子边上,这只是意外,绝不是Steve为了重演“樱桃果园”而干出来的傻事。他们用不相符的玻璃杯喝着廉价的白葡萄酒,被静音的电视里放着犬展大赛*。火鸡切好后,她坐下来。“我先说:我要感谢我加薪了,也就是说我们今年能吃一整只火鸡,而不仅仅只有鸡胸肉。我要感谢他们修好了角落的大洞,而且Sheryl搬去了儿童病房,尽管我很抱歉其他的孩子们要跟她相处。我也感谢Steve终于在今年交了一个朋友,特别是他还这么帅气可爱。”

  Steve脸红着说道:“是啊,好吧,我感谢我妈妈弄丢了我还是个婴儿时,泡在浴缸里的相册。”

  “放错了。”她笑着说。“只要再努力找找,肯定能找到的。”她顿了顿,“你真的想感谢这个吗,Steve?”

  Steve翻了个白眼。“我很感谢大学还不错,Sam是个好室友,还有……”他看向Bucky,后者也正看着他。Steve低下头盯着越橘,“我感谢,呃,灰狗巴士有多的车票。”

  “Bucky,你呢?”她问。

  Bucky看了看空盘子笑道,“我要感谢我遇到了Steve Rogers。他虽然有点傻,但他让我很快乐。”

  “好了,来。”她举起玻璃杯,Bucky跟她碰了碰杯然后齐齐看向Steve。

  “我们能开吃了吗?”Steve说,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尴尬。

           ——————————

  饭后,Steve和Bucky回到沙发上,而Sarah则回房间小睡一会儿。Steve甚至没发觉自己睡着了,直到他听见厨房里传来的叮当声。

  “你觉得……?”Bucky小声说。

  “不论多吵,Steve都能睡着。”他妈妈说。他们正在洗碗,而Steve本该去帮忙,可他实在太累了,而且——“你想说什么,Bucky?”

  Bucky清了清喉咙。“我……我不太清楚要怎么跟Steve提起这件事,不过,呃,我想报答你们。比如我来付巴士票,我还有钱,所以——”

  “你为什么不存起来,然后给自己买点喜欢的东西。”

  “可是——”

  “拜托,Bucky,你要是这么想的话,Steve会伤心的。”Bucky嘀咕了一句什么,让Sarah笑起来,“要不这样,把钱留着买圣诞节回来的票。”

  Steve的胸口一紧,不是因为哮喘。

  “我不知道。”Bucky说,“我……Steve会邀请我来,已经让我很惊讶了。”

  “跟你们的吵架有关?因为Steve很担心你。”

  “他——”

  “我不知道细节,但他很沮丧。他还问我,在你们俩还没和好的时候邀请你过来会怎么样。我觉得他没想过放弃你。”

  Bucky安静了足足一分钟,静到Steve可以听见锅子的乒乓声。“我会问他的。”Bucky说,“冬假的时候过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当然不介意,Bucky。”

  他们停止了交谈,Steve也重新睡了过去。

              ——————————————

  “你们自己在家呆着可以吗?”

  “当然,妈妈。”Steve说。Bucky在换着电视频道。他们都坐在沙发上,小心地占了沙发两头。Steve一小时前就醒了,刚好错过了洗碗。Bucky在他旁边坐下。太阳渐渐落山,公寓里开始冷起来。他的妈妈要在晚上跟几个护士一起出门,庆祝假期,这算得上是她们的小传统。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穿着得体的裙子,还化了妆,看起来相当美。“说真的,我们都成年了,我觉得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只是不想让你们把屋子烧了,我知道你们可以照顾好自己。”

  Steve翻了个白眼。“我会看着他的,Sarah。”Bucky说,朝Steve笑了笑,他知道他和Steve的妈妈互称名字对Steve来说有多奇怪。他知道在他们以为Steve睡着了时讨论感受有多奇怪。“保证他不会惹麻烦。”

  “噢,那真不错,Bucky。”Steve想要死掉,此时此刻,还好,他妈妈很快离开了公寓。

  自从上次Steve打算问上周发生了什么后,他们两人还是第一次独处。莫名沉重的气氛笼罩了Steve和Bucky,他们都专注地看着电视屏幕。

  Steve先打破了沉默,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我觉得她更喜欢你。”

  “胡扯。”Bucky说,调到《淘宝大战》真人秀的回放时放下了遥控器。“她的世界只有你,她现在只不过是很高兴你交了朋友。我猜你一个人去学校读书而且谁都不认识肯定让她担心坏了。我也很担心Becky,就算她跟我说她认识了很多新朋友。除非你见到他们,否则你永远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所以,我们是朋友?”

  Bucky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勉强,“没错,Steve,我们当然是。”

  Steve朝他看过去。Bucky紧张起来,没有看向他。“我们要来聊聊了吗?”Steve问,希望心里想的没有表现在脸上,不过他也想Bucky能够看出来。一周过去了,他们都还没讨论过这件事,即使他们一直呆在一起。对,那是很有趣,但Steve想知道Bucky为什么会那么做,为什么觉得搅乱Steve的心没关系,特别是自从他们相遇后Steve就那么明显地喜欢他。

  Bucky叹了口气,听在Steve耳朵里更像是难过而不是烦恼。他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清了清嗓子。“我们确实该谈谈。”他说,“而且我们跟你妈妈说我们都成年了,不过,”他咽了咽口水,“这并不意味着我想谈。”Steve强迫自己看向Bucky。他看着又渺小起来,盯着自己放在腿上的手,整个人比平常更无精打采。他讨厌看见这样的Bucky。“没关系。我的意思是,它确实有关系,但……你不必觉得难过。”Steve说。Bucky抬头看过来,一脸迷惑。“那几天你表现得不像你自己,我……我能理解。Bucky,真的。不必担心。”

  “噢,”Bucky说,“谢了。”

  他们看着对方,很快Bucky别开眼看着窗户,然后……然后他吸了吸鼻子。

  “Bucky,你——”

  “对,没错,”他说,擦了擦眼睛,“我就是个白痴,没什么新鲜的。”

  “Bucky,你可能误会了我。你不用感到抱歉。”

  Bucky轻笑着转回来。奇怪的是,他在微笑。“是啊,但实际上?我觉得,我觉得很难过,甚至可以说糟糕透顶。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家伙,对吧?我也一直在努力告诉他,结果我搞砸了,搞砸得很彻底。现在他就在这里,这么容易地让我失望,一次次地告诉我没关系。但不是这样的,我让他不舒服,他也不喜欢我。”

  “什么?”Steve面无表情地问。

  “什么什么?”Bucky问,毕竟他们还是小孩子。

  “你……”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我不知道你,呃。”

  “我吻了你。”Bucky面瘫地看着他,眼睛里闪着希望,他凑近了一点点,“我要是不喜欢你的话,我不会这么做。”

  “噢。”Steve说,暗自希望电视还开着,这样他就能看向别的地方,而不是Bucky蓝色的双眼。“好吧。”Steve舔了舔嘴唇,他能看到Bucky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向下。“呃,我也是。”

  “喜欢你自己?”Bucky的笑容看上去令人心痛。

  Steve咽了咽口水。“不是,你这混蛋。我喜欢你。”

  “那上个礼拜你以为我只是随便亲了个傻瓜?”

  一辆车在外飞驰而过,声音刺耳吵闹。Steve却没有注意,“我不知道,Buck。我从没想过你会喜欢我,像我喜欢你一样。”

  “谁不会?”

  Bucky伸出手握住了Steve的。他们曾经十指交缠过几次,但这次感觉不一样。Bucky的手温暖柔软,拇指轻轻摩挲着Steve的手背,有点痒,就像Steve现在心上的感觉,痒痒的,似乎有什么要钻出来。

  “哇哦,这……呃,哇哦。”Steve喃喃。Bucky的笑容加深,驱散了之前脸上每一处的阴暗。Steve爱极了这样的他。“你……我是说,你……”他呼出一口气,对结结巴巴的自己懊恼不已,“我能吻你吗?”

  “什么?”

  “我想吻你,可以吗?”

  “耶稣基督啊,Steve,当然可以吻我。你这样就像在说这是帮了一个——”

  Bucky还没说完,Steve已经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拉近,然后吻上他的嘴唇,直到他们都开始缺氧。这个吻很草率很笨拙,但也很饥渴湿润。Bucky呼吸中带有的越橘香味令他们忍不住吻着吻着笑了起来。他们得停下,起码先笑完。Bucky倾身再度吻住Steve。

  这是有史以来最棒的感恩节。

           ————————————————

  “你要跟我一起看查理·布朗的圣诞节吗?*”Steve问。他妈妈很早就回来了,他们俩只好回到Steve的房间。他的墙上还挂着高中时的画作,以及Steve很久没听过的乐队海报,Bucky跟他一起待在房间里简直过于梦幻,即使Bucky必须得睡在睡袋里。(Steve不是圣徒,但他可不会在他妈妈房间的隔壁干点罪恶感的事,是吧?)

  “嗯?”Bucky闭着眼。Steve知道他下午没有睡午觉。Bucky伸出手握住了Steve的,他是怎么做到看也不看就这么精准地拉住Steve的手这种事就留给别人去想吧。

  “查理·布朗,我妈不喜欢。”

  “可能是因为她已经陪某个小混蛋看了8年。”

  Steve举起他们握着的手放到嘴边,然后狠狠咬了一口Bucky的手背。他大喊一声,Steve笑起来。Bucky没有放开他的手。“天啊,Steve。”Bucky笑着,Steve正在亲吻他咬过的地方。Bucky捏了捏他的手,深呼吸了一下,“我当然会,Stevie。只要别抓掉我背上的皮,你可以抓手,别抓背。”

  “那你圣诞节会跟我一起回来吧,说定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Steve转过头看见Bucky正朝他微笑,就算在黑暗里,他蓝眼睛也明亮无比。“但你要向我保证一件事。”Bucky要求道,声音低沉安静。

  “什么?”

  “我带你去洛克菲勒中心滑冰的时候,你要戴上我的围巾。”他闭上眼松开了手,“围巾大得像是要把你吃掉,很可爱。”

  Steve想生气,结果说出来的话更多的是喜悦,“你这混蛋。”

  “我是你的混蛋。不然很早以前被踢中的就是我的下面了。”

  Steve陷进枕头里,盯着6岁起就伴随他入睡的天花板。“晚安,Bucky。”他说,想到这虽然不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起,但这一次意义完全不同。更好。他捏了捏Bucky的手。

  “晚安,Stevie。”Bucky喃喃道。

  很快,除了Bucky小声的呼噜,房间里安静下来。Steve感受着Bucky的手传来的温暖,感受着自己胸膛的起伏。还有几个礼拜,他的大学第一学期就要结束了,但目前为止,他还活得好好的。Steve忍不住想,他学到了很多。

                  END

喜欢此文的姑娘们可以移步原文留下评论和点赞!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26584


*绞刑架(hangman):两个人玩的猜单词游戏,一个人想单词,画出字母所占的横线,画好绞刑架,另一个人猜,猜错一个字母就在绞刑架上画上小人的头,猜对的话想单词的人就要把该字母所有的位置填上,7步之内决定游戏成败(小人全部画出)。

*犬展大赛(dog show):狗狗健美评选,犬类比赛之类的。

*查理·布朗的圣诞节(A Charlie Brown Christmas):史努比系列电影。

——————————

*I saw a couple cows making the beast with two backs:本来想翻成两头牛疯狂地在交配,,噗2333,觉得太粗俗了,还是隐晦一点好。(基友要我翻成红牛同心,其利断金,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真是甜成狗,我差点尖叫着下楼跑圈……

吧唧哥哥恋爱课堂最后一课:表白要含蓄,利用自己丰富的面部表情,一举达到震撼暗恋对象的目的。

所以这才是你们拖拖拉拉这么久才在一起的原因啊啊啊啊啊啊啊!←此人已疯。

虽然打上了完结,但认为真正完结的你们真是太!天!真!了!还有11个小番外!字数超2w!告诉我,过瘾吗!我会努力翻译的!

评论(19)
热度(62)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