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无授翻】【冬盾】Champagne(番外2)

被河蟹了……把可能的词换成英文单词试试……呵呵lof

阅读注意:从“Schmidt”那句开始,时间线是当前与过去交错的,每一次分割线都表示时间线的转换。

 

  “成功不要紧,失败不致命。继续前行的勇气,才最可贵。”

                           ——温斯顿·丘吉尔

  Bucky Barnes认为Steve Rogers很可爱这件事并不是秘密。至少在这一点上。很显然,Bucky的秘密保守得不太好,他们俩在一起的消息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唯一对此感到惊讶的是Steve自己,他红透的脸颊和慌张的举措都在Bucky的“小可爱男友”本本上多添了一笔。

  男朋友。

  虽然像小说般不可思议,但感觉很棒。

  “来嘛。”Bucky求道,half-naked着躺在床上,听着Steve不能错过的广播——永远不能——即使在他们亲热的时候。

  “闭嘴,Bucky,伊拉还在讲故事,而且——”

  Bucky呻吟一声倒回枕头里,因为他的男朋友就是个小呆子。男朋友。Steve Rogers是Bucky Barnes的男朋友,光是想想就能让Bucky兴奋起来,往前倾身吻上Steve光裸的肩膀。Steve在Bucky身下微微发颤,嘴唇咬得紧紧的。Bucky小心地啃咬着附近的皮肤,没有太用力。(假期发生了“感恩节吻痕”事件,Sarah Rogers立马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至少小伙子们知道我很担心你们一秒也分不开”,被揭穿的尴尬让Bucky有种想死的冲动,而不是开心得要死。)

  “Bucky,停下,我想听——”

  “如果你愿意在Sigma Pi的冬季舞会上当我的男伴,我就停下。”

  Steve瞪着正在舔他肩膀的Bucky,身体扭了扭,用手指弹着Bucky的耳朵。“好吧。”Steve恼火地说,脸色通红,“不过我来决定自己穿什么。”

  “说得好像你会让我给你穿衣服一样。”

  “闭嘴,Bucky,我还在听广——”

  Bucky发出小小的满足的哼声,环抱着Steve的胸膛。他努力把注意力放在广播上,伊拉·格拉斯正在念着关于平均每个美国人身上发生的事(或者说至少是平均的,他不会跟Steve多嘴)。他摩挲着Steve的肌肤闭上了眼,他想,如果他再也不动了,那么这一天会很快来临的吧。

  (当然,他能动。因为Steve一听完《美国人的生活》,他就翻到Bucky身上亲吻着后者的脖子和下巴,直到擦枪走火。他们在一起两个星期了,才两个星期,Bucky就已经忘了自己之前有没有这么快乐过了。)

             ——————————————

  重点是,Bucky确信现在的快乐不会持续太久。

  终有一天,Steve会发现Bucky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每次Steve用他那双蓝眼睛看着Bucky时,都像在看完美的艺术品。而Bucky知道这只是个该死的谎言,他不完美。甚至在Bucky搞砸了一切,喝得醉醺醺的,差点害他们被Brock Rumlow杀掉(这跟Steve闯进屋里保护某个可怜的孩子差点被Brock Rumlow杀了不同,因为Steve的理由是正当救人,而Bucky只是自找麻烦)后,Steve依然原谅了他。Bucky并不喜欢抨击他所在乎的人,所以他会有这些想法有点不同寻常。

  但他确实这么想了。在这一点上,有Bucky的一部分DNA在起作用。Steve发现Bucky不符合他的想象,然后Bucky重归孤独只是时间的问题。

            ———————————————

  “你说服他了?”Monty第二天问。

  他们在休息厅里学习,坐着舒适的皮椅,书和本子摊在橡木桌上。十二月意味着热可可以及Sigma Pi的冬季舞会,但它也是可怕的期末考试临近的警告。Monty——他更希望Bucky叫他Falsworth,就像Dum Dum这么叫他一样,但Bucky没有去过英国寄宿学校,也不是叫别人姓的那种人——这个学期学得特别艰难。他必须在下周五前完成他的考古学主修课的高级荣誉论文,正好是冬季舞会的前一天。鉴于他现在承受的压力,他还能想到跟Bucky讨论是否说服了Steve实在是很贴心。“嗯哼。”Bucky说,翻过一页历史课本,“耍了点花招,但他还是同意了。”

  “很好,看来Rogers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我喜欢他。”Bucky微笑着看书,这才想起自己正在看到是关于美国橡胶轮胎公司对非洲的暴行。

  Monty笑起来,“我倒觉得这是既定的事实,毕竟你已经单恋他好几个月,要是说服不了也太逊了。”

  “是啊,没错。”

          ——————————

  Bucky不是疯了,他只是刚好相当的没有经验。

  他们没有发展得太快,他和Steve只是享受着慢慢来的愉悦,跟Steve比起来,这对Bucky来说才是如释重负。因为Steve告诉过他在高中时,他就跟Miles Morales躲在体育馆的看台来了几次手活,创立了学校的LGBTQIA+社团,而Bucky只亲过派对上遇到的女孩子,控制自己不要去偷看球队更衣室的男生。他更担心自己从未让别人知道过自己的小秘密,更别说有这方面的经验了。

  (布鲁克林还没这么开放。)

  不过,有个叫Peter Quill的家伙。去年年末,Bucky在Alpha Delta Pi*举办的派对上喝醉了,结果跟二年级的Peter Quill躲在了角落。同样的事发生在接下来的几周。那几次的经历很热也让人大汗淋漓,Bucky一直是醉着的,Peter则是高兴而友好。Peter几乎通不过自己的考试。

  大一期末,Bucky跟Peter Quill在一起了。尽管两人在一起时,Bucky都不怎么清醒。Peter主修人类学,而且只有牙齿那部分毕业了。他们的关系并不认真,Bucky只是懒散地做个实验,之后再厌恶自己。

  但跟Steve在一起不一样,他不想只在兄弟会派对上的角落里才能跟Steve亲热。

  他想给Steve穿好衣服,带他去时髦的餐厅吃晚餐,或是穿着休闲服坐在地上吃外卖。他想带Steve去看后者非常喜欢的前卫艺术表演,就算他不喜欢,他也想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能握住Steve的手。他想在校园的每一处亲吻Steve,向古老的街道和建筑物展示他们的关系,让它们见证,而且这很有必要。

  他还想给Steve围上他妈妈织的过大的黑色围巾。Bucky保留着他妈妈的纪念品——当然不是说的亲生妈妈,而是那个养育并疼爱他和妹妹,把他们从地狱般的寄养制度中拯救出来的女人——但没有一个纪念品比得上这条围巾。他还记得她织围巾的场景,他想要织长一点,虽然他妈妈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同意了。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病了,可她没有告诉他或是Becky。她把围巾送给他的那晚说出了这个消息。所以每次Bucky围着这条围巾时,总能感觉到她在陪着他,或是在天上看着他(不过他可不会告诉别人这种奇怪的想法)。尽管她和Steve没有见过对方,但围巾仍然很适合Steve。仿佛Bucky在介绍他们认识,她给予祝福,Bucky知道,他就是有这种直觉,她会像爱Bucky一样爱着Steve。

  噢,这个想法是从哪来的?

          ————————————

  “那么,这个舞会。”Steve在周三舞会开始前开口道。他们正坐在餐厅里,椅子靠得很近以至于他们的膝盖微微碰在一起。Steve拿出画板,思考着他现在应该画完一半的期末作品。Bucky在写论文,名叫“利比里亚:美国失败的实验以及帝国主义的干涉对西非造成的影响”。“是什么样的?”

  “很好玩,”Bucky说,“每个人都会穿上礼服,还会带着他们的伴一起。”

  “有多时髦?”

  “我会穿西装。”Steve皱眉看着画板。“不过我不介意你穿什么。只要你跟我一起去就行了。就算你穿托加袍*也与我无关。不管怎么样,大家都会喜欢你的。”(已经三个礼拜了,Bucky,别老是提起“喜不喜欢”的,行吗?不是说你曾经想过一次,就要在每个晚上想一遍。)“呃,我是说,大部分人已经很喜欢你了,我说起这个消息的时候,Dum Dum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我打赌那个场景肯定很好看。”

  Bucky喷笑,“不要觉得奇怪,好吗?”Bucky摸上Steve的后颈,他知道Steve不很喜欢这样,所以无论心里有多想,他还是把手拿开了。

  “我不觉得奇怪。”可他听起来是真的觉得。

  Bucky微笑起来,“你当然不。”Steve用手肘戳了戳他。Bucky吐着舌头帮Steve扶正他的眼镜。“会很棒的,Stevie。不管你穿什么。你会看起来帅气又可爱,然后我们吃着酿冬菇,用牙签吃迷你的培根鸡肉卷,喝香槟。接着我们会跳一会儿舞,跟大家聊天说笑,我们随时可以离开,只要你想,明白了吗?”

  Steve抓住Bucky的手,跟他十指交握。“我没喝过香槟。”他透过眼镜看向Bucky,然后。然后。

  “香槟很甜,有很多气泡,就像你一样。”

  Steve翻了个白眼拿开手,脸上的红晕清晰可见。现在Bucky很难专心于利比里亚了。

        ——————————————

  这样的情形是从Schmidt的课上开始的。不是第一天,那天他只是幸灾乐祸于Dum Dum和Gabe要忍受“红骷髅”Schmidt,而是第二天。他注意到Steve拖着步子走进教室,只在Clint打招呼时回了个“嗨”。他注意到Steve耳朵上的耳钉还有剃得整齐的阴阳头。Steve就坐在他前面两排,所以Bucky能看到Steve手上的墨水印子一点也不奇怪,也不会让人觉得肉麻到起鸡皮疙瘩。他还能看到每次Schmidt提问时,Steve总能翻到《盖茨比》上写有答案的正确页码,但他从不主动回答。

  课后他遇到了Clint,他问出口时听起来相当自然,“你认识坐在你边上的那个孩子吗?”

  “啊,Rogers。Steve Rogers。他是个小个子。”

  “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难得,Clint。”

  Clint推了他一把——没用力——然后走掉了。

  他一回到房间,Bucky就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他没有立即给Steve发送好友请求,毕竟这个孩子没什么朋友,肯定对别人很挑剔。能想到这个真是太聪明了。不过他翻看了Steve公开的照片,有一张是对着素描本耸肩,另一张是他和几个朋友在海滩上(看起来像科尼岛,但Bucky不太确定)。他点击了Steve资料上的“相关”。

  性向:男人和女人。

  Bucky关上了窗户然后“啪”地合上了电脑。

  他凝视着关闭的笔电,想着为什么他会在资料的性向那一栏留白。只有对他来说特别重要的人才知道,Bucky也喜欢男生。即便如此,他还是删除了几个高中好友,那几个说着“基佬”好像这个词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每周都会被狠狠地修理一顿(Bucky提醒自己,他不会因为找乐子才这么做的)。他仍然没有勇气让每个人都知道。起码不是现在。或者永远。

  但是Steve Rogers,那个几乎都不敢跟同桌打招呼的人却敢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就连某个对他手上的墨迹忘怀不了的陌生人也能知道。

  这让Bucky感到惊讶,这个孩子有多勇敢。

          ————————————

  去年,Bucky没有带女伴参加舞会。那时他还不是Sigma Pi里的人,不过Dum Dum邀请了他——因为从九月起Dum Dum就在讨好他——而且Bucky也没什么事做。他大多数时间都跟Jim一起取笑Dum Dum的醉酒舞步,然后遇到了未来几个月成为他的好兄弟的家伙们。他跟某个兄弟会成员的女伴跳了舞,那个喝得烂醉的Mary Jane Watson还问他要不要跟她一起回去(他拒绝了),不过这是很棒的一晚。

          ————————————

  四分钟后Steve敲响了Bucky的房门,这比Bucky预想的要早了十分钟,所以他开门的时候还有点慌张——

  “闭嘴。”Steve说,盯着自己的脚,满脸通红。

  Bucky能感觉到满满的粉红泡泡要从眼睛里冒出来,他控制不了自己。

  Steve穿着一双皮质的乐福鞋,略紧的黑色西裤,上身是白色的衬衫,打着黑色的领带,外面套着格子纹的礼服外套。外套是红绿相间的,很有圣诞节的气氛,上面有着跟他的耳钉相冲突的金色的扣子。只是外套对他来说有点太大了,像是从德拉克斯大街上的“好意”捐赠箱里淘出来的。要不是Bucky急着向所有人炫耀他的小男友,他大概会把Steve拉进房间然后脱掉每一块布料。

  “看看你。”Bucky笑起来。

  正因为Steve是Steve,所以他理解错了,“我可以……如果我穿得不合适,我可以离开……”

  Bucky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拖进房里。他抬起头,透过那副傻得可爱的眼镜看向Bucky,后者飞快地关上门。“你很完美。”Bucky说,用力抱住了Steve,“他们看到我有世界上最可爱的舞伴时,肯定要嫉妒死了。”

  “可爱?”Steve怀疑地问,想要挣脱开Bucky的怀抱。Bucky松开他,尽管他一点也不想。“这不是可爱,这是朋克风。”Bucky喷笑。“汤米·希尔费格在纽约慈善舞会上穿了类似的衣服。”

  Bucky转身看向镜子,整了整自己的领结。“我想你学着汤米·希尔费格的穿衣风格才是失去了朋克风。”他的手指笨拙地在领结上弄来弄去,就是整理不好。

  Steve从他身后伸出脑袋。“让我来。”他说。

  “你会打领结?”他转过身问。

  Steve伸向领结,皱眉道:“反正比你好。”

  “我觉得你完全没有了朋克风。很抱歉。你明天得重来一次了。”

  Steve打完领结用食指戳了戳Bucky的脖子。“我太朋克了。”他咕哝道,别扭地往房间另一边走去,有时候他就是个5岁的小孩子,而Bucky爱死了这样的Steve。

            ————————————————

  “高中时像你这样的人都是欺负我的那一类。我觉得你不是认真的。”Steve在画室里说,那晚Bucky终于鼓起勇气走进那间画室找Steve说话,而不是等着永远也不会收到的短信。Bucky花了一秒钟来消化他话里的意思。

  一方面,那句话的意思是Steve猜测他跟Psi U的家伙一样惹人讨厌,在厕所里做着跟可卡因相关的事,在宣誓会上打架。也就是说Steve把Bucky当成了他高中橄榄球队里的人,在走廊绊倒小个子,然后在后者反驳的时候痛殴他们。

  Bucky想大喊他跟那些人不一样。但是。

  但是。

  Steve总是独自一人,虽然他说的不多,但他说的都是事实。Bucky是个骗子,他一直在撒谎,站在一边当个旁观者。对,他没有欺负过别人,但他也没阻止过这些事的发生。他的心里满是愧疚,强烈的感觉狠狠击中他的冷漠。

  所以他结结巴巴地说了一些“是认真的”“喜欢Steve”的话。那一晚,他本来是打算告诉他的。鼓起勇气迎接可能的拒绝,然后说,“嘿,我喜欢你,我觉得你也喜欢我,如果你不喜欢也没关系。但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可是最后他害怕了,退缩了,他对自己说这只是因为Steve还不了解他,还不理解他。实际上,Bucky真正想知道是,Steve会不会喜欢上一个连性取向都不敢说出来的家伙。

  所以他努力成为Steve Rogers喜欢的人。

  (第二天晚上他睡在了Steve寝室外的走廊上,后来有几次差点说出来。如果坦白自己的喜欢意味着他能把围巾戴在他想亲吻的Steve的脖子上的话,那么就值得。值得他坦白。)

             ————————————

  Bucky肯定拍了一百张照,Steve的照片,他朋友的照片,舞池边上的爵士乐团,当然还有,更多的Steve的照片。

  “拜托,Buck,”Steve翻着白眼说,“把我面前的摄像头拿开。”

  Bucky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可我想永远记住今晚。”

  Steve抿着嘴,Bucky知道他这是开心的表现,“你真肉麻。”

  “只有你才会让我这么说。”

  他们在麦卡沃伊的休息厅里,Sigma Pi举办派对的地方。冬季舞会是每年的大事中唯一需要邀请函且仅限正装的,其他聚会之类的则分布整个校园。大部分人都会带上自己的舞伴,舞池里还有现场演奏。他们今年选了一个爵士乐团演奏前半部分,符合传统的标准(Bucky有一种这是看在他的份上才这么做的想法,因为他学习时只听格伦·米勒*,而且喜欢烦隔壁听摇滚乐的男生们),之后会有一个DJ取代乐团,放点流行音乐,等到半夜大家才开始真正嗨起来。在那之前,他们需要遵守某种礼仪。

  休息厅里有一张自助餐桌,提供柔软的鸡肉,青豆和一些其他的宴会食物。他们甚至雇了一个穿燕尾服的侍者,端着香槟和开胃糕点为大家服务。舞池的灯光朦胧而昏暗,墙上挂着假日冰灯,房间里每张长得像桌子的平面上都会放着一支电子蜡烛。

  虽然有点庸俗,荒唐,但很完美。

  乐队演奏月光小夜曲时,Bucky抓住了Steve的手臂。“愿意跟我跳一支舞吗?”他问,想着Steve大概会说“不”。

  Steve咬着下唇害羞地点了点头,任由Bucky领着他走向舞池。现在跳舞的人还不多——大多都在吃东西——但仍有几对在悠闲地起舞。Bucky带着Steve来到中央,揽住了他的腰。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跳,但Bucky尝试着引导,牢牢地握着Steve的手,稍微举起来好让Steve害臊。

  “这个,”Steve没有说完。

  Bucky停下了他的幼稚举动,“你还好吗?”

  “还好。”Steve说,微笑点亮了整张脸,“我很开心。”

  Bucky拉近了他,使得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是吗?”他问。Steve点了点头,小号开始吹奏。“我也很高兴,你跟我一起来了,有你在身边让所有的事都与众不同。”

  Steve回过头看了看乐队,转而盯着自己的脚。Bucky轻巧地让两人转了个方向。Steve绊了一下倒在Bucky身上,后者抱得更紧了些。“耍花招。”Steve说。Bucky看不到他的脸,但他知道Steve肯定噘起了嘴。

  Bucky轻笑着靠近Steve的耳朵,“只想让你离我近点。”

  他们舞到一曲终了,Bucky说,“去喝点香槟吧,趁他们还没喝完。”Steve同意了,让Bucky揽着他的肩膀一起走向侍者。

               ——————————————————

  亲吻Steve Rogers跟Bucky以往亲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也许第一次他搞砸了,但之后的每一次都棒呆了。Steve的嘴唇总是柔软湿润,而且他也不会嘲笑吻到一半就开始傻笑的Bucky,谁让Bucky高兴到了极点。Steve只会把手伸进Bucky的发间让两人更加贴近,或者把腿伸到Bucky的腿间。与Steve的亲吻完全符合了Bucky对一个吻的想象,甜蜜又热情,让他想开心得爆炸(呃,炸出来的,是其他东西)。

               ——————————————————

  Steve喝了一杯香槟,然后是另一杯。他们要么在跳舞,要么就坐着,Bucky确保Steve没有太过呼吸急促,Steve则让Bucky教他怎么跳林迪舞(一种Bucky只会一点点的舞,他只在油管上看过)。Steve还让Bucky拍了一张他在亲Steve脸颊的照片,Bucky打算用这张照片当脸书的头像,因为他很快乐,Steve的脸红透了,还有。

  还有他想炫耀,炫耀他的男友Steve,还有。

  还有Steve让他变得勇敢。

               ——————————————————

  他们一直待到DJ上场。Dum Dum是第一个冲到舞池的人,在他的舞伴面前扭动着大唱凯莎的歌。Dum Dum还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香槟,用假音唱到高音部分时把香槟溅到了手上,他的声音甚至盖住了人群的吵闹。

  “想出去吗?”Bucky凑在Steve耳边说。他们跟Jim和他的舞伴坐在角落里,接着另一对起身打算去跳舞,留下醉得脸通红的Steve和Bucky。

  Steve耸耸肩。“不知道是不是想回去。”他抬眼直直地看进Bucky的眼睛里,让后者从脊椎窜上一阵酥麻。

  “你说得对。”Bucky把手放在Steve的膝盖上,“外面很冷。我可不想你感冒,所以你最好是跟我一起回去。我还有很多毯子,要是你还冷的话,我听说我倒是相当暖和。”

  “听起来不错。”

  Bucky看着Steve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他感觉喉咙发干。

  他花了好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呼吸,“那我们走吧。在Dum Dum把我们拖走之前——我觉得他会的。”

  “别再说Dum Dum了,不想你的大嘴巴毁了今晚。”

  “你是对的。我能想出这张嘴更好的用途。”

  Steve抓着他的领结把他拽了出去。

  (Steve是有史以来最棒的男朋友。)

             ——————————————

  招新的最后一晚,Bucky把Dum Dum拉到一边。Sigma Pi会把新人,也就是潜在的兄弟聚到一起进行挑选和淘汰。Bucky是新人中的一员,他也知道只有获得了票选他就会接受,这是唯一一个他想加入的兄弟会。

  “我要跟你谈谈。”Bucky说,喉咙干干的。

  Dum Dum笑起来,完全没把这当一回事,“有这么重要吗?我们还在喝酒,就不能等到——”

  “我很严肃地在跟你说话,Dum Dum。”

  尽管Dum Dum一脸怀疑,似乎没什么比劣质啤酒更值得注意的,“你没杀人吧?虽然说兄弟会要宣誓永远的兄弟,不过我还不确定能不能帮你藏住尸体。”

  Bucky摇了摇头,神色认真得让人笑不出来。“我是同性恋。”他说,直直地看着Dum Dum。

  Dum Dum,这个混蛋,仅仅是挑了挑眉,“好吧,然后呢?”

  “要是有问题的话,我……我可以现在退出,你不用选我,没关系。”

  “我要告诉你,Barnes。如果有任何人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你把他们带来找我。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什么不是。你就是你,只要你接受了我们的票选,那你就会成为我们的兄弟。所以无论你喜欢谁,我都会喜欢你,禁止提问。”

  Dum Dum不是Bucky第一个告诉的人,但他是最重要的那个。

             ————————————————

  Bucky几乎还没打开门,Steve就紧紧地贴在了他身上,两人进房间之后,Steve狠狠关上身后的门。“温柔点,Rogers。”Bucky一边脱鞋一边说,“你会打坏东西的。”

  Steve叹了口气,伸手把Bucky的脑袋拉下来,用力吻住了他。他张嘴含着Bucky的嘴唇,舌头上有着酿冬菇和香槟的味道。“想做这个——”他边吻边说,“从你把我绊倒,”又一个吻,“在舞池地板上。”

  Bucky近乎饥渴地放开Steve的唇,向他的下巴吻去,然后是脖子。他轻轻啃咬着Steve脆弱的皮肤,引来一阵呻吟,血流顺着Bucky的血管直冲下腹。Steve笨拙地解开Bucky外套的扣子,一把从肩上扒下来,接着是Bucky的衬衫。Bucky往后退了一点,足够让Steve帮他解扣子,也能他自己把椅子踢到房间的另一头。Steve站在他身后,冰凉的手指贴着Bucky温暖的皮肤。

  Steve的衣服还好好地穿在身上,他把Bucky推到床上,接着跨坐在Bucky的腰部,倾身伏在他身上。这个角度让他那副笨重的黑框眼镜滑到了鼻梁下边。Bucky笑起来,把眼镜推回去。“你玩得开心吗?”他问。

  Steve捏着Bucky的肩膀拧了一下,后者大叫起来。

  “当然。”Steve再次吻住了Bucky,这次的吻轻柔而甜蜜,“跟你在一起,所有的事都很开心。”

            ————————————————

  这不是Bucky第一次发疯,他知道这也不是最后一次。他去找了学校顾问——那人让别人叫他Phil,这对Bucky来说还是太诡异了——他有很多自己无法解决的情况。大学后发生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在假期要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校园让他处于崩溃边缘,偶尔甚至会发疯。

  “Bucky。”Phil接起电话,“Bucky,现在是凌晨2点。”

  “我告诉Steve了。”Bucky说,他坐在湖边,在他去找Steve前他就跟自己说,要么呆在Steve那里,要么回去,可他两个都没选。

  Phil深呼吸了一口,“发展得怎么样?”

  Phil知道所有有关Steve的事。每周一Bucky都会看到Phil丢开手头的工作,哪怕只是看着Steve Rogers发呆。在Bucky和Steve第一次正式相遇之前,Bucky就告诉了Phil关于Steve和他脸书资料的事,他以为这只不过是在他自我厌恶、可怜的布鲁克林同性恋孩子人生中的沧海一粟。Bucky不确定Phil喜欢他,但他知道Phil喜欢Steve。他一直鼓励Bucky约Steve出去,不要老想着Steve能看透他,而是更好地表达自己。呃,Bucky表达了自己。只是不起作用。

  “他把我推开了。”Bucky小声说,听起来破碎而嘶哑。

  “推开?身体上的?Bucky,他——”

  “他没想着要打我,天哪,Phil。”

  “但他推开了你?”

  Bucky喜欢Phil,喜欢他从不回避问题,即使问题很艰难。他也喜欢Phil说话时友好坚定的声音。他没把Bucky当小孩看。

  “我试着吻了他。”

  这大概是他们之间咨询关系的某种转变的开端。Bucky不了解Phil的生活,他甚至不知道Phil有没有结婚,也没有搜索过婚礼乐队赶场的新人名单。对他来说,知道才比较奇怪。现在他有点希望自己以前问过了。也许凌晨2点打电话给他确实不是个好主意,就算Phil说过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也许——

  “Bucky,你在外面,是不是?”

  “对。”

  “你要不要过来,就在奎尔大街尽头。我可以给你泡一壶咖啡,然后跟我聊聊发生了什么。”

  Bucky差点脱口而出“不”,紧接着他就被冷风吹得抖了一下,至少去Phil家比冻死要好。

  Phil说,Bucky应该跟Steve说清楚再吻她,而现在,Bucky应该回去。Bucky说他不想再待在学校了,一开始来这就是个错误,因为他不属于这里(事实上,不属于任何地方)。Phil说这不对,就在两个星期前,他还说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这么快乐,说他做得很好。

  几天后,Bucky会开始相信他的。

            ————————————

  Steve开始对付Bucky的裤扣时自己一件衣服也没脱。

  他摸索了半天,还是解不开。“Steve,Steve。”Bucky抓住Steve一直在他crotch摸来摸去的手,“你到底喝了多少?”

  “啊。”Steve回复了一个并不像回答的回答。Bucky笑起来拉过Steve亲了亲,“慢慢来怎么样?”

  “Bucky——”Steve抱怨道。

  “我不想我们的第一次是在你醉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小豆芽。”

  “但是我想。”Steve说,推了推眼镜然后摸上Bucky硬到不行的地方。“拜托,Buck。”

  尽管隔着一层布料,但Steve的手仍让Bucky喘不过气。Steve似乎注意到了——这个偷笑的小混蛋——然后轻轻捏了捏。“Steve,老兄。”

  Steve叹口气,翻身倒在Bucky身边。“你知道这不会是我的第一次,对吧?”他轻声说,脸朝着Bucky的肩膀。“所以就算我喝醉了我也不会沮丧。”

  Bucky动了动,揽住Steve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吻。“对,但这是我的第一次。”Steve眨眼眨得太快令Bucky忍不住笑起来,“这么惊讶?”

  “可你……”Steve疑惑道。

  Bucky只是微笑。“在你之前没遇到过让我想这么做的人。”他能感觉到胃里的香槟,能感觉到Steve那件傻透了的外套贴着他的皮肤,“你很特别。”

  Steve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我想我……。”

  “什么?”

  “算了。”

  Bucky的心脏在胸腔里沉着地跳动,“你可以说出来,随便什么都行,Steve。”

  他把脸埋在Bucky的胸膛里,声音含混,“我想我爱上你了。”他说。

  像是被摁在了冷水里,Bucky觉得眼睛很疼,非常疼,眼泪让他的眼睛刺痛,可他说不出来是为什么。他吻了吻Steve的头发。“我也是,Steve,我也爱你。”

             ————————————————

  (事情发生在英文考试后,相当奇怪。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堂考试,之后他们精疲力尽地走回Bucky的寝室。一开始是Steve跳到Bucky身上,因为某些评论而生气,接着他们的争斗变成了Bucky吻上Steve的喉咙,当Bucky终于进入他的身体后,Steve发出甜美的声音。Steve太紧了,Bucky担心自己会弄伤他,但是Steve一遍又一遍地叫着Bucky的名字,纠缠着Bucky的手指,努力弓起背靠近Bucky。快感爆发的那一瞬间,Bucky喃喃着Steve的名字,然后大声喊出他的名字,令Steve在他身下moans。结束后,他们紧紧地抱着对方,傻笑着,仿佛他们又变回了小孩子。Steve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汗,在黑暗中闪着微微的光。Bucky凝视着他的脸,然后是他的脖颈,他的胸膛,Steve说如果他不介意的话,他要睡了。

  Bucky感觉自己年轻却成熟,感觉自己“活着”,他知道他可能遗忘了什么。但是,这是Steve,只要他在Bucky身边,Bucky就不再缺少任何东西,只觉得满足。)

              ————————————

  “Bucky,你还好吗?”

  Bucky对着电话笑起来。现在是周六早上,他头疼得要命,而且他刚从Steve的床上醒来。“是的,Phil,我很好。我过了一个很充实的晚上。”

  “告诉我你没有惹麻烦。”

  “没有。”他说,想起Steve蜷在睡袋里,昨晚他知道Bucky睡着后就立即睡过去了。Bucky很会假装,所以这并不是Steve的错。“至少不是你想的那种麻烦。”

  “你在哪睡的?”

  “Steve这里。”

  短暂的停顿。“你——”

  “没有。”Bucky说,“他只是做朋友该做的事。”现在该谈谈他真正要说的了。“Phil,”他缓缓地说。

  “怎么,Bucky?”

  “我很感激你邀请我去你家过感恩节,不过——”

  “有更好的计划?”

  “Steve要带我回布鲁克林。我会去他家。”

  “那……”说话向来温和有条理的Phil Coulson停顿了一会儿,这让Bucky很高兴自己终于让对方惊讶了一次,“昨晚你们俩之间什么都没发生?”

  “不太记得每个细节,可是——”Phil呻吟起来。“没,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Bucky,我知道你很兴奋,但你要答应我。”

  “什么?”Bucky问,不太确定自己是否会喜欢Phil接下来要说的话。

  “保护好自己。”Bucky咽了咽口水。“如果事情不像你希望的那样发展,不要把它想得太糟。你是个很好的人,Bucky,而且Steve肯定知道这一点。我想他对你有好的影响。直到这周,他都没让你惹麻烦。”(噢,如果Phil可以看到Steve昨晚的表现,用膝盖踢了Brock Rumlow的脆弱部位……)“不过,要是他没有那个意思,你也做不了什么。当他的朋友,让他成为你的朋友。”

  Bucky想,自己可以做到。他想他能看着缩在睡袋里的Steve Rogers然后当他的好朋友。这个过程肯定不会轻松,他知道,但可行。在他心里某个角落,他会成为Steve的拉拉队员。也许他可以说服Steve参加下学期Sigma Pi的招新,他们可以当兄弟。Bucky可以揉乱他的头发,可以揽着Steve的肩膀,这没有特殊含义,还有——

  Bucky想他能成为Steve Rogers的朋友。等Peggy Carter和她的远距离恋爱男友分手后,看着他们越走越近,毕竟感恩节假期经常会发生这种事(火鸡分手,有些孩子这么叫它)。也许Steve会找Bucky寻求建议,他该带Peggy去哪里,或是怎么亲吻她。他会带她去明年的圣诞舞会,他会穿着可笑的衣服,而她打扮得像个洋娃娃。他会看着她就像她是无价之宝,而Bucky会站在另一边看着这些发生。

  Bucky可以做到的。他只是不想做。

  “我会试试的。”Bucky说,“感恩节快乐,Phil。”

  “你也是,Bucky。”

              ————————————————

  Steve脱掉内裤趴在Bucky身上睡着了。除了偶尔Steve的哮喘发作——经常发生在泽维尔学院的石棉厂里——他都能很快入睡。Bucky知道。他还知道Steve呼吸时,他的胸部会微微起伏。Bucky知道自己不会用宇宙中任何东西来交换自己现在躺着的地方,而他有时会想,怎么会有人看到Steve之后不想要Bucky现在睡的地方。

  Steve Rogers说他爱上了Bucky。

  而Bucky已经确信自己爱上了Steve。

  (这是他学会的一件好事。)

          END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17160

原作者:mambo

*Alpha Delta Pi:兄弟会名字。

*格伦·米勒(Glenn Miller):20世纪初出生的音乐家。

*托加袍(toga):古罗马市民穿的宽松长袍


————————————————————————————

对不起我只要想到寇森是豆芽痴汉,而且吧唧还跟寇森说“我亲了豆芽”“我们俩睡(一间房)了”“我要去豆芽家(见家长)了”,我就想捶桌狂笑哈哈哈哈!心疼寇森!

一个热情又奔放的豆芽,吧唧哥哥你居然拒绝!不做到最后,来点foreplay也行啊!怎么会有人拒绝豆芽!可怕!不过跳到吧唧身上吵架的豆芽萌死啦啦啦啦!喜闻乐见怒火→欲火~

下一篇番外字数比这篇更长,所以可能明天不一定能翻完。抱歉!

评论(9)
热度(34)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