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无授翻】【冬盾】Date Night(番外3)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3006

原作者:mambo

I said I love you and that's forever

我曾说过我爱你永远不变

And this I promise from the heart

而且我真心地向你承诺

I could not love you any better

我不可能再更爱你了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我就是爱你现在这个样子

                     ——“Just The Way You Are”by Billy Joel

  

  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问题。

  Erskine教授——Steve的导师——在他大二学期开始的第二周问了他这个问题。“不用去一年,Steven,你也可以只选择一个学期。”Steve的回答是?

  断然的拒绝,“不。”

  “这是个好机会。”Erskine教授用他的德国口音解释道,“尽管我明白你的犹豫,但我想知道你是否考虑完全了。作为艺术生,你可以在意大利或是法国度过美妙的一段时光。你以前去过欧洲吗?”Steve摇头。“你想想:在巴黎待一学期,周末去罗浮宫欣赏艺术,偶尔去意大利旅行时看看大师们的伟大作品,或是去德国看看表现派画家。”他顿了顿,“对大多数学生来说,这个机会很难拒绝,但你却没有立即答应。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吗?你的成绩已经合格了,而且你的教授也都认为你能做得很好。”

  Steve知道“我男朋友已经大四了,我不想错过他在学校的每一分钟”不会是个理由充分的答案,他含糊地说是钱的原因。

  “你知道你的助学贷款可以转移过去,Steven。除了机票钱,你要是节俭的话,这不会花费比你学费更多的钱。而且,有几个奖学金你可以申请来增加经济援助,你甚至还能申请几个美国的项目援助。我知道纽约、华盛顿的博物馆和美术馆提供很棒的实习机会,这也能帮到你。”

  “我很抱歉,教授,但我心意已决。我不会去的。”

  Erskine教授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似乎因为Steve而感到懊恼。Steve习惯了这种注视,有78%的时间Bucky就是这么看他的。“我明白了,但是我想拜托你去校外交换办公室看看宣传图册之类的,你会被你的发现惊喜到的。”

             ——————————

  之后Steve去了麦卡沃伊,遇到Jim的时候短暂地停顿了一下打了个招呼。Steve走进Bucky新搬进的寝室。Bucky在沃尔玛给他配了一片钥匙,尽管这不符学校规章。“可以更容易点,”回到学校的第一晚,Bucky解释道,“这样我不在寝室的时候,你可以坐在里面等我,而不是待在走廊里。”

  上个学期这样的事发生过几次,Bucky也说过让Steve在休息厅等他,可Steve还是觉得待在Sigma Pi的地盘有点尴尬。Dum Dum总是会坐在休息厅里,然后好奇地打探他们的性生活。Steve喜欢Dum Dum,真的,但他有时只想不耐烦地对Dum Dum说,要是他真的对男人怎么做这么有兴趣的话,可以直接看小黄片。Steve知道这只是刺探——通过刺探他来打听Bucky——所以他表现得尽可能地夸张使Dum Dum震惊。不过通常都不起作用,倒是有一次Bucky听到他说了那样的下流话……呃,那是个很赞的夜晚。

  能够随意进出Bucky的房间让Steve感觉他们像是在同居。虽说Steve的寝室在院子对面的达克福尔摩大楼,还有Sam当室友,但实际上他在麦卡沃伊呆的时间更长。

  一进去,Steve就打开百叶窗,坐在Bucky的床上。Bucky仍然住的单间,不过比之前的要更大一点,而且屋内的摆设方向也跟原来的相反。Steve起初还有点迷惑,还好Bucky并没有改变太多装饰。墙上仍是那些海报,地上的红毯子,唯一改变较多的是墙上贴着的照片。Steve已经认识了照片里的大部分人。3月8号,Bucky妈妈生日的那天,Bucky把她的照片指给Steve看了,他也认识了Bucky的妹妹Rebecca。他们三个一起视频聊天过几次,Steve喜欢Becky,他想Becky也喜欢他。

  Steve最喜欢的是Bucky偷偷加上去的那几张,只有他们俩的照片。有一张是他们还没在一起前,Steve系着Bucky的围巾一起照的自拍,虽然还不到一年,可他感觉像过去了许久。还有一张是冬季舞会上照的,Steve别开眼没有看向镜头,脸颊因为香槟和尴尬而红得不行。甚至有一张Steve的单人照,那时他刚从科尼岛的云霄飞车上下来,吐得昏天黑地,等他缓过神来Bucky就给他照了这张。Bucky说很可爱,可Steve觉得糟糕透顶。Steve想,Bucky就是喜欢拍Steve被惹恼时照片,这一点也不公平。

  倒回Bucky的枕头里,Steve拿起边上的吧唧熊——这还是Bucky很小的时候Becky送给他的,她取了这名字,不是他——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是个漫长的一天,不过终于,终于到周五了,于是Steve闭上眼……

              ————————————————

  Steve迷迷糊糊醒来时,身上正趴着一个Bucky Barnes,他咕哝了一声,Bucky哼哼着回应他,往Steve身上又凑了凑,睁开了眼。“早上好,小懒虫。”

  Steve朝窗户看去,是白天。他真的把这一晚都睡过去了?“见鬼的,Buck,现在真的是——”

  Bucky笑起来,“开玩笑的,开个玩笑。”Steve用力戳了戳他,Bucky嘟囔着揉乱Steve的头发。“还不算太晚,我刚回来没多久。”Bucky打了个哈欠,“不过打个盹是个不错的主意。”

  “噢。”Steve说,试着让自己听起来很失望。确实,他很疲倦,他们都过完忙碌的一周——学习,社团爱好,工作,与朋友玩闹,他们小心地不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挤压掉生活的每一部分——可今晚是约会之夜。呃,每个周五晚上都是约会之夜。不过上周五Steve有个面谈,上上周五Sigma Pi举办了一场欢迎派对,所以……这应该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的约会之夜,花几个小时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没有压力,没有担心,也没有别人。

  Bucky微笑着抚摸Steve的头发,令Steve闭上眼享受着舒服的触碰,Bucky的手指轻柔地穿过他的发丝的感觉太棒了。“你以为我会取消今天的约会,是不是?”Steve含糊地嘟囔了一声——在Bucky这么轻抚他的头发时,思考对他来说有点艰难——让Bucky笑起来,声音温柔低沉。“没门,Rogers。我期待这一天有一个礼拜了。”他深呼吸了一口,Steve仍然闭着眼,“我要说的是,我喜欢这个,”他的声音更加轻柔,“喜欢你。”

  Steve睁开眼。“肉麻。”他说。Bucky微笑着靠近他,近到能感受到Steve温热的呼吸,看到他长长的黑色睫毛。差不多一年过去了,Bucky依然可以让Steve感到心脏缩紧。

  “随便你怎么说。”Bucky说,咕哝着爬起来坐着,“我得让你高兴起来,对吗?那么今晚做什么?吃晚餐?跳舞?把镇上的墙壁都涂成红色?”

  Steve撑起来坐在Bucky旁边,把头靠在他肩上。“无所谓。”Steve说,微微直起身体在Bucky的脖子上印下一个吻,收获了后者一声小小的愉悦,“随便你想做什么。”

  “这不会变成那种我们要花好几小时来决定做什么的晚上,对吧?虽然讨论很不错,但我现在饿坏了,”

  Bucky的胃像个无底洞,里面总是装满了高热量食物和外卖。Steve知道Bucky一周有好几次打工——考虑到他的课程和兄弟会之类的,他还能有时间打工很是让人不可思议——可他还是很惊奇于Bucky的胃。这些并不会影响到Steve,无论Bucky是吃成大胖子还是变得跟Steve一样瘦,他都喜欢。不过Bucky有个很赞的屁股。如果你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在床上,Steve喜欢脱下Bucky的裤子和内裤,然后捏着那个肉肉的结实的地方。那是个完美的屁股,就像是大卫的雕像,Steve从未厌倦过。

  Steve必须要停下继续想着Bucky的屁股了,不然他们就别想走出房间。

  “中餐?”Steve提议,毕竟很方便,而且比餐厅的食物好吃多了。

  跟他预料的一样,Bucky微笑道:“当然好。”

  Bucky翻身下床,对Steve伸出一只手,后者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握住了他的。“现在去?”Bucky问,走到桌边拿起梳子。

  “好啊。”Steve回答,看着Bucky把落在脸上的头发都往后梳到一起。Steve忍不住走过去,把手插进了Bucky的牛仔裤后兜,轻轻捏了一下后亲了亲Bucky的下巴。Bucky惊讶地咕哝一声,放下梳子吻住了Steve。

  “把你的手从我屁股上拿开,不然我们都出不了房间,Stevie。”Bucky往后退了一点,露出迷人的微笑。

  Steve回以笑容,“只是让它期待一下晚餐后的事。”

  Bucky在Steve唇上啄了啄,拉开Steve的手,把钱包放进去。“走吧。”他说,“早去能早回。”

              ——————————————

  “你跟Erskine说了什么?”Bucky问完舀了一大勺蛋花汤进嘴里。

  “大部分是计划表。”Steve顿了顿,“问我要不要在明年出国交换。”

  大部分人会选择出国当一年或是一学期的交换生,起码有三分之二的选择交换一个学期。例如,这个学期Gabe就去了法国。Bucky告诉Steve,Gabe在巴黎大学当交换生,而且过得相当愉快。

  “噢,”Bucky说,“你想过吗?”

  “不去。”Steve说完喝了口自己的汤。

  “为什么不去?”Bucky问,“想想你会在欧洲看到的艺术作品,或是中国。但你现在学的是欧洲有关的,对吧?”

  Steve耸耸肩,“我想待在这里。”

  Bucky把勺子放在碗边。“这跟我明年毕业没关系,是吗?”Steve耸肩,喃喃着没什么大不了的。Bucky抓了抓头发,“拜托,Stevie,别因为我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我没有放弃任何事。”Steve说,也许声音比他想的要强硬。“这是我的选择。”他看着Bucky喝完面前的汤,“而且你今年也没出国。”Steve补了一句。

  “那只是因为我要待在这里学习工作,我也不想去别的地方找打工,不想处理一堆护照、文件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说,我的历史主修正专注于美国,在我研究新政司法政策的时候跑到尼加拉瓜那些地方太蠢了。”Steve撅起嘴。“还有,”Bucky轻声说,“你知道我注意的那些奖学金吧?很多都是国外的。”

  “我知道。”Steve说,语气平稳,假装Bucky要出国交换一年——尽管有些奖学金支持的项目时间更长——的想法不会让他想要尖叫。

  “我不是说我要申请其中一个,太有竞争力了。”Bucky说谎了。Steve知道如果Bucky想要申请,他就能申请到。Bucky成绩优异,实习过很多工作,今年还是Sigma Pi的副主席,还加入了历史学院学生顾问委员会。他比任何人都有竞争机会。“可我会离开一段时间。”他盯着自己空了的碗。

  “想喝我的吗?”Steve问,把自己喝了一半的汤递到Bucky面前。

  “不用了,”Bucky说,“我们可以打包。”

  Steve点点头。尽管每次他们打包的食物都会进垃圾桶。“我出国,”Steve说,“这不一样,我有更好的原因留下来。”

  Bucky叹了口气,拿过Steve的汤开始喝。“当然,Stevie。但你也有很多理由可以去。”

             ————————————————

  他们争吵了很久,付账的时候,走回麦卡沃伊的时候,Bucky要么检查Steve有没有觉得冷,要么跟Steve谈论他出国交换的朋友。

  “Bucky,”Steve在麦卡沃伊的门口停下,“你想我离开吗?”

  Bucky沉下脸。他的手里提着打包的袋子,另一只手抓住了Steve的手臂。“什么?”他的声音里带着难过,“不,Steve,当然不想。”

  “你肯定想让我去,这样我——”

  “那……”Bucky叹着气,“那不一样,你知道的。”

  Steve耸了耸肩,“可能你只是想趁机甩了我。”

  “这不好笑。”Bucky说。Steve垂着头。“走吧,Stevie,我们先上楼。听你喜欢的白痴节目,看个电影什么的。”Steve动了动脚。“我愿意陪你看《天桥骄子》,Stevie。而且我会专心地看,你评论的时候还会回应你,我保证不会玩手机,只要你能开心点。”

  Steve忍不住高兴了一点。《天桥骄子》是除了Bucky的嘴巴和隐私部位外,他最隐秘的小爱好。“真的?”他问。

  Bucky放松许多,微笑起来。“当然,”他回答,“他们的荣幸。”

  Steve翻了个白眼——但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然后撞了撞Bucky的肩膀,往里面走去。“说得好像他们会让你进去一样。”

  Bucky大笑着跟着他走进去。

              ————————————————

  那晚Steve没有睡好。他留下来睡在Bucky的房间里,即使他们都没想做别的,只是抱在一起,Bucky从后紧紧地抱着Steve一起入睡。

  他们每周有几晚会这样睡在一起,睡在Bucky的双人床上。平常,被Bucky抱着的Steve总能很快睡着。Bucky很温暖,怀抱很结实,每次他觉得呼吸不顺时都会随着Bucky呼吸的节奏慢慢放松自己。对Steve来说,Bucky的小呼噜不算什么。如果声音太大,他把助听器关掉就好了,呼噜声就会变成令人愉悦的白噪音,淹没掉走廊的脚步声和窗外的吵闹。Bucky似乎也很享受这些晚上。“比泰迪熊好多了。”他会开玩笑说,“除了吧唧熊没有你这样冰凉的脚趾头。”他的眼神逐渐柔和,声音也低沉下来,告诉Steve这是他最喜欢的晚上,知道Steve安全地睡在他怀里。

  可今晚Steve睡不着,即使Bucky的脸埋在他的颈窝,一只腿搭在Steve的小腿上。

  理智上,Steve知道Bucky不是因为想和他分手才鼓励他去国外,但是Bucky的劝说让Steve觉得,如果他不去的话他肯定会后悔。Steve只是心里有点不舒服,仅此而已。在他习惯了心脏莫名其妙的紧缩之后,胸口的疼痛以一种新的方式出现了。他想弄清楚为什么明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Bucky仍愿意放弃挽留他。不管有没有奖学金,Bucky都能找到工作,就目前来看,泽维尔学院附近的工作机会才是少之又少。难道Steve想好好把握他们的感情是个错误吗?

  Bucky在Steve身上蹭了蹭,这不仅没让Steve感觉愉快,还让他有点恐惧。Steve想掀开毯子起床,去浴室洗把脸。他想看《天桥骄子》直到Bucky打着哈欠一脸不爽,嘟囔着他很无聊的话。他还想让时间退回到晚餐的时候,这次绝不在Bucky面前提到Erskine教授提出去国外交换的计划。

            ————————————————

  “你有想过当交换生吗?”星期六中午,Steve和Peggy坐在餐厅里吃着芝士通心粉。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Sam在图书馆学习,Lorraine则因为宿醉还在睡觉。周六的餐厅总是很安静,许多人都选择睡过午餐时间或是吃点比餐厅提供的芝士更好吃的东西。不过Steve喜欢在这个时间过来,跟Peggy聊聊天。

  她停下来,叉子还咬在嘴里。“不确定。”她说,“摩洛哥有个项目,不过我更喜欢希腊那个。可以肯定的是,我会去,唯一的问题是目的地。”她又吃了一口。

  Steve皱起眉,“所以你确定会交换?”

  她点点头。“我想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出去旅游的机会了,真的。毕业之后你要工作,之后可能会成家。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贷款,其中学生贷款是列表第一。等你担起更多责任时,很多想法都会变得困难起来。”Steve垂下眼盯着自己的通心粉,一脸好像被冒犯的表情。“你决定好去哪儿了吗?”

  “我不会去。”他喃喃道。

  “噢,”Peggy说,“有特殊的原因?”

  “我不懂法语。”Steve回答,发泄般叉起面前的通心粉,“如果我都听不懂法语,我要怎么去法国学习?”

  Peggy感觉到这并不是主要原因,但她出于尊重没有说出来,而是回答:“你下学期上预备课程的话,应该能达到交换学习的基本要求。你可能要等到大三下学期,不过也不是不可行。”

  “无所谓。”Steve说,毕竟他心里住着的是个四岁的小孩子。

  让Steve高兴的是,Peggy转移了话题。“我希望能快点降温,天气太热我都不能专心看书……”

  Steve无心于谈话,而且跟气温一点关系也没有。

           ——————————————

  Steve在学校的电台有他自己的广播节目,是从大一下学期开始的。虽说只是实习,帮高年级学生干点杂活,在旁边学习怎么做电台主持人之类的,但他依然很喜欢电台节目室,比学校其他地方都喜欢——当然,要除开无论何时Bucky Barnes在的地方——凉悠悠的电台室还有周围的墙都让他心情舒畅。不过电台室里的东西总是堆得杂乱无章,墙上、桌上甚至是地板上都涂满了前任DJ的名字和歪歪扭扭的歌词。

  他的节目在周二晚上,从10点到12点。他是半途接的手,上一任DJ要去见习只能放弃电台节目。因为Steve一直在电台帮忙,Darcy——不像领导的电台领导——决定让Steve来播节目。“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像是个好职位,小仆人,不过孩子们都在写作业,而且打开了收音广播,所以这是个黄金时间段,Steve-o,别让我们失望。”

  到目前为止,Steve不觉得自己有让人失望。但仍有几次,他很明显擅长于令人沮丧。

  他的节目基本都是音乐,偶尔他会自己介绍一下歌手,歌曲的故事和趣味轶闻。Darcy说他应该多说点话,毕竟他很了解歌曲列表里的乐队,而Darcy最喜欢的部分就是听他讲述。可Steve总会把要说的内容事先写下来,他担心自己会把节目搞砸,于是把他要说的控制在最少的范围。

  有时电台节目会有主题,但更多时候只是Steve放一点几小时前听过的音乐,调整播放列表,写下自己的小稿子。这很好,是个不错的爱好,没什么重要的。

  但这周二Steve心情不太好。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回避Bucky,还有他的前卫艺术绘画老师不喜欢他的静物画,而他另一个教授也开始问大二生有没有交换生计划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交换的念头,因为出国的只有一部分。老天,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人都开始讨论这个了?

  所以Steve走到电台室时有点焦躁,更糟的是,他都没准备播放列表。

  “放松点。”Darcy坐在她平常的位置上,听完Steve的窘迫解释后说,“你很在意这个节目并不意味着别人都这样。你太认真的话会比,呃,其他所有的节目都要好。给别人个机会赶上你,Steve-o。”除了知道Darcy和她的朋友Jane在上课外,Steve不确定她有没有离开过电台室。有次他把本子忘在了电台室,他还看到Darcy正跟另一个实习生亲热。她只是耸了耸肩,说:“至少我没跟兄弟会的人同居。”这让Steve红透了脸,什么也没说。

  Steve走进播音室时,上一个DJ的音乐还没停止,他走过去把笔电连上。他等着那首歌唱完,声音渐渐消失。“你们好,”他对着麦克风说,“现在是周二晚10点,我是美国队长——”Darcy给他起的DJ名字虽然很蠢,但还是保留了下来。“——你们正在收听的是泽维尔学院著名的也是唯一的电台,WXCJ。今天我们要听的是,呃,一些关于……旅行的歌。对,旅行。不管你是否去往远方,还是为了什么而回到家乡。首先来听听Barton Carroll的‘Those Days Are Gone’和‘My Heart Is Breaking’。”

  Steve开始播放——关于远行,爱情和漂泊分离的忧郁曲子——然后Darcy走了过来。“好了,深喉咙(Deep Throat),说吧。”

  深喉咙这个外号来自Steve低沉的声音,而不是……你知道的。这是个很诡异的外号,可Steve并不很介意。特别是每次Bucky听到Darcy这么叫Steve的时候,他都会满脸通红。Darcy是唯一一个够厚脸皮到叫出这个外号的人。

  “什么意思?”Steve调整着播放列表。

  “我没见过你不带计划就进来的。结果你开始放起了忧郁的歌?拜托,Steve-o,是什么让你不开心?”

  Steve叹了口气,从电脑上抬起头看向Darcy,“你下学期会出国吗,Darcy?”

  她喷笑一声。“当然不,要是我走了,没人会提醒Jane每天至少吃两顿是必需的。”她停顿了一会,“而且出国的GPA要3.2,我只有3.1。”Steve笑了笑。“怎么了,小豆芽?你想看看外面的广阔世界了?”

  Steve咬着口腔两边的肉。“我想留下来。”他说,把Peter、Paul和Mary的标志性歌曲“Leaving on a Jet Plane”拖进播放列表。“但除了我之外的每个人都想我离开。”

  “这跟你的性感的男朋友有关?”Steve往后靠向椅子,身体往下滑去。“你们的小天堂出了问题吗?”

  Steve戳玩着牛仔裤上的破洞。“不是,”他看着裤子,“他想让我去……说实话,我不知道要不要去,而且我不想去。”

  “他明年大四了,对吧?”

  Steve点点头。“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想错过他的最后一年,不过……我也很努力才考上这所学院,我不想就这么离开,我喜欢这里。我只会在这里待完四年。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待上一年?”

  “有道理,深喉咙。”

  “罗浮宫和梵蒂冈又不会就这么消失!它们已经存在了这么久,而且它们能等到我毕业。”他可以带上Bucky跟他一起去,Steve在心里偷偷补上。“我不急着去看,我也不会在5年里突然对它们失去兴趣。我一直都很喜欢。”

  Darcy耸耸肩,“你的小个子里藏的怒火倒不少。”Steve翻了个白眼。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他转回电脑,播放列表里又加了几首歌。

  “我猜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Steve-o。”Darcy说完走了出去,在门口停了一会儿,“不过,你们好好交流过吗?我有种感觉你没有传达自己的想法,小仆人。”

  “闭嘴。”

  “随便吧,老兄,看看我还会不会给你提建议,调皮的小子。”她眨了眨眼,把这个威胁的影响都毁了。

  她走后,音乐又是同样的沮丧失落。Steve希望没人能注意到。

          ————————————

  当然,Bucky注意到了。他从不落下Steve的节目,周二晚上他要值日,然后让整个体育馆都能听到Steve的节目。所以节目中途Steve收到一条短信一点也不惊讶。

  10:48:你还好吗?

  Steve没有回复。

          ————————————

  他回到达克福尔摩大楼时,一开门就见到Bucky正站在Sam身后,越过后者的肩膀看着笔电屏幕。

  “Bucky?”Steve开口,“你在这做什么?”

  “给你带了点东西。”Bucky说。Steve把包扔到床上,跟Sam打了个招呼。Bucky翻着自己的书包,从最里面拿出一叠……小册子,他递给Steve,“就看一眼。”

  Steve相当确信那是什么,但他还是接了过来。他想得没错。“我不会去的。”Steve说,声音在他看到那些字时变得冷淡,“德国!”“法国!”“维也纳!”醒目地印在小册子上。“我跟你说过了。”

  “我听了你的电台节目,Stevie。如果你觉得失落,你至少该——”

  “我没觉得!”有什么在Steve的胃里烧起来,他把宣传册扔到床上看向Bucky。

  Bucky一脸受伤,“Steve——”

  “这是……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Steve的声音在颤抖,但他不会收回他说过的话。“不管我是想留下还是想离开,都是我的决定,就算……就算我想变性,想去珠穆朗玛峰,都不用你来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时间停滞了。Steve的心脏在胸腔一下又一下砸着。“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Bucky声音发颤,“如果你——”

  “听着,伙计们,”Steve打断了他,“我能理解关系健康的一对儿需要打一架来维持他们的感情,但你们能找个别的地方吗?我还在学习?”

  “抱歉,Sam。”Bucky说,牙齿咬得紧紧的,凝视着Steve。即使是眨眼,都能看出来其中的愤怒,“看来我可以随便去哪,反正这都跟Steve没关系。”

  Steve还没来得及回答,告诉Bucky他误解了自己想要说的,Bucky就抓起了书包冲出了寝室。Steve就站在原地瞪着门。

  “他没摔门倒是让我惊讶了。”Sam说,拉回Steve的神智。

  不过一瞬,眼泪就盈满了Steve的眼眶。他抖着手摘下眼镜,抬起手狠狠地擦掉泪水。“对。”他喃喃着。

  Steve能听到Sam的椅子在地上划过的刺耳声音,他踩在毯子上走过来,但他没有站到Steve面前,而是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问:“你还好吗?”

  Steve不太相信自己还能说出话,他点点头,“嗯。”他小声回答。

  “想聊聊吗?”Steve摇头。“想让我去趟咖啡馆吗?”

  “可以吗?”

  “当然。”Steve拿开手,“我一直都想出去走走。要给你带什么吗?”

  “谢谢,不用了。”咖啡因只会让他的失眠加重,“谢了。”

  “我知道。”Sam说着拿起桌上的钱包和椅子上的外套,“呃,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时机不对,不过,你应该看看——我不是要对你出国或是留下来或是任何事发表意见,我想Barnes对那些小册子做了点特别的修改,所以你可以看看?”

  Steve看向乱糟糟的床,点点头,“好的。”他轻声说。意识到Steve注定不会看,Sam快步走了出去。

  Steve知道Sam有多贴心,他买咖啡的时间肯定会长到足够Steve沉湎于伤心再恢复过来。Steve打算利用他的贴心。Steve点开音乐播放——没有合适的唱片,他可不能陷入难过。如果那张专辑刚好是Billy Joel最失落的曲子——那陪他度过了童年,Sarah Rogers是Billy Joel的头号粉丝——那也没人会知道。那会有损他的朋克形象。

  音乐响起时,Steve换上他的睡衣:一条短裤,一件Bucky的旧T恤,那是他趁Bucky不注意时偷来的。Steve穿着有点大,领口老从肩膀上滑下来,但这件衣服很舒服,闻起来就像Bucky,这对现在的Steve来说正好是他需要的折磨。

  他低头看向宣传册子。

  这里有六张,每一张都是不同的项目:一张德国的,两张法国的,一张维也纳,一张意大利还有一张英国的。册子的表面很光滑,也很鲜艳,上面印着微笑着的学生们。Steve随手拿起一张——探索德国!——然后打开。在他看之前,一张便签条从里面掉出来。心跳得飞快,Steve弯下腰捡起来,看到了Bucky工整的字迹。

        ——————————————

  Stevie,

  我知道你不想去国外,这没关系,我能理解。看在我的份上,看看这些宣传册。如果30年后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去另一个国家闯荡,那可不是我的错。明白了?我不想你一边疯狂地戳我,一边说要跟我离婚,就因为你没喝桑格利亚酒喝到醉,没有跟某个意大利的家伙在海边爽一发。

  不过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而且你这么做是为了取悦我,我在册子里做了点注释。我不是艺术家,但我想这个过程不会那么痛苦。

  爱你的,

  Bucky

           ——————————————

  宣传册里写满了注释,Bucky的涂鸦便签也都贴在了上面。有个“贴纸Steve”戴着他的傻瓜眼镜站在埃菲尔铁塔上,像金刚一样晃着手臂。上面还列出了一长串梵蒂冈必去清单,如果Steve哮喘发作,教皇就会过来给予治愈祝福。册子的背面还有Bucky做的每个国家的博物馆清单,以及博物馆里都有哪些著名作品。

  太多了。Bucky甚至在维也纳册子上一个过度热情的女孩子嘴里画了个简笔penis。太多了。

  Steve知道Bucky有多忙,白天和晚上的时间表都排得满满的,从Steve第一次遇到他开始他就会规划好自己的日程。即便他不说,Steve也知道他的计划表都是有原因的。他的日历上涂着彩色标记,每个纪念日都会认真圈出来。他连睡觉的时间都很少,可现在他却花时间浏览每一份小册子,在上面写写画画,就为了看到Steve的笑容。他肯定精疲力尽了。

  “我是世界上最烂的男朋友。”Steve低语着合上那张意大利的宣传册。

  他拿起所有的册子放到桌上,小心地不掉出来任何一张便利贴,Bucky的——相当难看的——涂鸦太过珍贵,他不能弄丢。歌单的音乐跳到了“Just the Way You Are”,Steve的眼角闪着泪花听着Billy Joel的低声吟唱。“不要改变自己,来试图取悦我,你以前也从未让我失望过。”Steve抓过书包拿出手机。发了那条被忽视的“你还好吗?” 后Bucky就没再发过短信。“美好的时光如此,悲惨的岁月依然,我始终接纳你现在的样子。”

  压抑许久的泪水终于滑落。

              ————————————

  “你和Barnes以前吵过架吗?”周三午餐时,Peggy问。Lorraine觉得比起沉默的Steve,开朗的Sam更适合聊天,于是干脆坐到Sam那边,让Steve和Peggy独处。

  Steve耸肩,“我们以前吵过,只是每次都……解决了。”

  “他现在还没联系你?”她探寻的目光把Steve从上打量到下,从他昨天穿着的脏外套到肿起的眼袋和凌乱的头发。他看起来糟透了,特别是跟身边的Peggy比起来,后者一身漂亮的蓝色裙子,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嘴唇也涂着鲜艳的唇彩,两人像是地狱和天堂的区别。有那么一瞬,Steve好奇Peggy为什么愿意跟他坐在一起,但他已经感觉够坏了,没必要在脑子里的愧疚小派对上多来一个自我怀疑。

  “没有。”Steve回答。

  “说真的,Steve,你应该先跟他联系,你开起来很可怜。”

  “我没有。”Steve用可怜的声音可怜地说,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可怜。

  Peggy翻了个白眼,此时,Steve看见Bucky走了进来。Steve只来得及抱住脑袋,害怕Bucky经过他的时候看到他悲惨的可怜相。Bucky甚至瞟都没瞟一眼,他跟Dum Dum还有Jacques Dernier一起走过来,手插在口袋里一脸忧郁。他不像Steve那么糟,黑色T恤上围着他妈妈那条围巾,虽然不够时髦但也没人能看出Bucky现在的心情。他在跟他的朋友聊天,意味着Bucky没有太难过,这让Steve放松下来。

  去年十一月发生过类似的事。Bucky那次生病了,不仅他的计划表被打乱,就连课程也跟不上,他开了两天小差。Steve联系了Phil——Bucky拖着他去见过一次,在最尴尬的约会之夜——第三天的时候。他们找遍了整个学校,发现Bucky正待在通常都是锁起来的老旧建筑物里。Bucky就坐在满是蜘蛛网和灰尘的房子里打瞌睡,面前是一台电脑和喝光了的功能饮料,他脸上都冒出了胡茬。

  但他把工作都做完了,即使他要多花三天听Steve像个老母鸡一样唠叨,逼着他去睡觉吃饭然后冲他嚷嚷,而他连反驳都没有机会。后来Bucky说这是个不错的转变,因为以前都是Bucky拯救Steve于水火之中,提醒他记得吃晚饭。Steve则喜欢找借口跟Bucky待在一起。他喜欢任何能让他跟Bucky待在一起的理由。

  “赶紧起来。”Peggy说,声音游走在致命边缘,带着英式讽刺。Steve皱眉。“现在是个好机会跟他聊聊,这才是成熟的方式。”Steve低着头把玩卫衣上的绳子。“要么,”Peggy轻轻叹气,“你继续表现得像个耍小性子的三岁小孩。”

  “我选后者。”

          ——————————————

  Steve知道他错了,好吗?他只是不愿大声承认,也不想说会让现在的状况更糟的话。因为,呃,30年后还跟Bucky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听起来太棒了。比太棒了还要棒。Steve不想因为自己危及到Bucky的想法。

          ——————————————

  Steve知道如果他再也不跟Bucky说话了,那他就是在那个小小的幻想上签了死亡证明。

          ——————————————

  等到周三晚Steve完成所有的作业后,来一次交心的谈话已经太晚了。考虑到Steve的工作室时间和Bucky的时间表,星期四时间太紧。这就留到了周五。

  约会之夜。

  周五那天Steve比Bucky更早地走出教室。若是平常,Steve会在Bucky的寝室自娱自乐直到Bucky下课回来。正因为Steve是真的,真的很爱Bucky,所以一下课他就揣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直接走到麦卡沃伊。他甚至都没敲门,而使动用了那把非法配出来的钥匙。

  Bucky已经在这了,坐在书桌边,看到门打开的时候脸上混合着希望和恼怒的情绪。“Steve。”他说,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眼睛里泛着血丝,神情萎靡。

  “你没上课?”Steve问,走进房间关上了身后的门。

  Bucky缓缓地摇头,眼睛没有离开过Steve。“教授取消了,他要去亚利桑那参加会议。”他顿了顿,“我没想到你会来。”他的声音并不强硬,而是隐含着希望,好像他不相信Steve会出现,这种想法很傻,因为Steve才是搞砸一切的人。Bucky把所有的错都归咎于自己对Steve来说太过刺痛,有时他会忘记Bucky有多敏感。

  Steve无法直视Bucky的眼睛,转而盯着地上的红地毯。“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让我来。”他停顿了一会,嘴角撇着,“是我的错,Buck,我很抱歉。”

  接着Bucky发出一声轻笑。Steve抬头太猛差点弄疼自己,他看到Bucky在笑。“什么?”他有点茫然地问道。

  “你在跟我道歉!”Bucky笑着说,“天哪,我怀疑你这个顽固的小混蛋(ass)以前有没有跟人道过歉。”

  Steve皱起眉嘀咕道:“我的屁股又没有声带,它可不能跟人道歉。”这让Bucky笑得更大声了。

  “老天,我……”他截住了话头,笑得差点呛到自己。他转过身用手臂盖住了眼睛,“我以为我完了。”

  Steve犹豫地往前走出一步,然后是另一步。他伸出手放在Bucky的肩上,轻轻捏了捏。“是我反应过度了,”Steve轻声说,“我看了那些宣传册。”

  他向下看去,即使Bucky的半张脸都被手臂盖住,仍能看到脸上的湿痕——谁能想到在他们俩中,Bucky Barnes才是爱哭的那个?——但他现在又笑起来。“真的?”他问。

  Steve点点头,“它们很棒,Bucky,我……我应该相信你。”

  Bucky放下手,倾身贴着Steve的腹部。Steve把手从肩膀拿开抚上Bucky的头发,缠着发丝打圈。他的头发有点油腻,像是好几天没洗过,但Steve没有停手。“你知道。”Bucky开口又停住。

  “什么?”

  Bucky深呼吸一口,把脸埋进Steve的衬衫。“你知道吗,我妈一直没告诉我们她病了,直到我被这里录取。她不想阻碍我,但是。”他伸出手抓住了衬衫的下摆,像是漂泊的船只抓住了岸边的锚,然后闭上了眼,“在知道我妈生病前,Becky并不想去参军,甚至一点也没提及。我们都知道我们俩只有一个能上大学,知道那一天来临时我会继续工作。她不愿意这样,所以她告诉我她要参军,连劝说的机会都不给我。”他皱起眉,“我一直在想,我待在这里学习历史,跟你抱在一起的时候她是怎么冒着生命危险服从军队任务的。她说她很快乐,说她喜欢那里的生活,但我知道如果她能去她喜欢的学校,受到良好教育,会好得多。”Steve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就这么抚摸着Bucky的头发。“我不想让你做那个决定,因为我而放弃那么好的机会。”

  “那不只是——”

  “Steve,”Bucky打断他,微微动了动好直视Steve的眼睛,“你能告诉我明年大四不是你不想去国外的大部分原因吗?”Steve感觉嘴巴有点干干的。Bucky勉强笑起来,“我就知道。”

  “可以。”Steve平平地说。

  Bucky的神情再次严肃起来,“我不想拖别人的后腿,尤其是你的。”

  “Bucky,”Steve拉扯着Bucky的头发说,“不去欧洲又不像是去打仗。”

  “我不是——”

  “我可以等,Buck。”他顿了顿,“等到我们可以一起去的时候。没有论文,没有考试,只有我们两个。”

  “真的?”

  长睫下Bucky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蓝。Steve弯下腰吻着他的太阳穴,“当然。”他搂着Bucky的脖子。“现在,我们要好好谈谈你的绘画技巧了。”

  “对我超有天分的小男友来说不够好?”

  Steve笑起来,“不,它们很完美。我只是想说有一个涂鸦真的让我惊叹了。”

  “哪个?”Bucky问,他动了动好让Steve能坐在他的膝盖上。

  Steve坐下来,凑近他棒呆了的男朋友。“维也纳的册子里有个女孩,”他咽了咽口水,“嘴里含着一个penis。”

  Bucky忍住笑声,“为什么是这个,Stevie?”

  “它给了我一点灵感。”Steve呼吸不畅地说,然后从Bucky的腿上下来跪在他面前,手伸向了Bucky的裤子前裆。

          ——————————————

  灯照在埃菲尔铁塔上闪着光,映在Bucky的眼里。他们周围的空气冰凉,回荡着舒缓的手风琴的乐声。“我们做到了。”Bucky说,戳了戳Steve,穿着燕尾服笑得开心。

  Steve喷笑。“确实,我们做到了。”他回道。

  Bucky笑起来,伸手想揽住Steve的肩,结果碰到了身后的巴黎图标的硬纸板,使得它在Dum Dum头上摇摇欲坠,身后还等着一群拍照的人。“耶稣基督啊,Barnes,你就不能把纸板放好吗?你会毁了这个派对的!”

  Steve和Bucky都傻笑起来。Bucky搂着Steve的腰让他们靠得更近。现在是九月中旬,天气凉爽,他们已经认识一年了。一整年。此时他们正站在巴黎主题的女生联谊派对上。Steve不会用这个庸俗的派对来交换去欧洲、亚洲、非洲或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旅行,因为Bucky在他身边。“不是真的在那。”Steve嘀咕。

  “对,”Bucky同意道,“但是某一天会的。”

  “一定有那么一天。”

————————————————————

防和谐,penis的意思反正大家都懂。

虽然很晚了不过赶在了虐狗节结束前……这两个人啊![叹气]豆芽就是太固执了,偏偏吧唧又是个可怜娃。还好你们解开了心结!

所以喔,豆芽看完宣传册后,从礼拜三晚上到礼拜五,想了整整两天半的那啥吗?真是热情的豆芽啊~

差点忘了说,两篇超长的番外都翻好了,接下来的都是短小甜饼,(其实我就是喜欢这种虐虐的然后最后豆芽主动甜甜的这种梗啊啊啊!)每天能保证有,直到翻完。还有就是,前几天那个羞羞调查,选A的菇凉没有敌过选B的菇凉,所以我会在这两天抓紧写好发txt链接~o(*////▽////*)q

直接放txt在微盘会不会被河蟹,要不要压缩?压缩的话要不要密码?我hin不懂啊[笑cry]原谅我废话这么多!

评论(3)
热度(28)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