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同学聚会(下)

阅读警告:下篇是痴汉吧唧视角,画风突变,槽点满满。

  巴基从繁忙的工作中脱身出来时,已经是晚上8点了,饿过头的胃也不再咕咕作响。他看着邮箱里新打开的邮件,在心里盘算着去还是不去。去的话,他又要应付一堆人问他有没有找对象,不去的话,他的上司兼好友——托尼·史塔克又会跑来念念叨叨。说真的,那些爱八卦的人就不能让他清静一会儿吗?谁说长得帅又有钱就一定要结婚?噢,他说的当然是自己。哪怕从大学起就在史塔克工业实习,之后更是当了托尼的直系下属,他也拒绝承认他的老板比他更帅。

  说起八卦……巴基看着电脑屏幕发起呆来。震动的手机把他的神智拉回来,是娜塔莎。“你会去的,对吧?”娜塔莎不喜欢在短信或是邮件里附上任何表情符号,巴基常说她严肃得像是特工,但有一次娜塔莎带了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在拳击馆把他打趴下之后,他就再也不多嘴了。

  巴基心里一紧,他知道娜塔莎是什么意思,他们谈过无数次。“我会。”他发完短信收拾起公文包来。同学聚会,也就意味着他会见到史蒂夫·罗杰斯,一个让他喜欢这么久却不敢表白的金发小个子。十年的时间,他以为他能放下这种感情,可是消息砸在他脸上时,他还是兴奋得想要下楼跑十圈。好吧,他是个懦夫,可他宁愿被史蒂夫以“恶霸”的名义讨厌,也不愿被他以“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着要上我”的话语来拒绝。

***

  高中第一天开学,巴基是直接被他妈妈从被子里拖出来的,就算前一晚他说了无数次学校离家很近,他走过去都只要十五分钟,亲爱的巴恩斯太太还是在早上6点半就叫醒了他。

  巴基走到教室时还有点睡意朦胧,他靠在椅背上半睁着眼打瞌睡。他清楚自己不说话的时候自带“生人勿近”气质,所以很高兴的是,在他完全醒过来之前没人打扰他。上课还有10分钟时,他周围的座位只剩下前面还空着。边上的朗姆洛——一个从小学起就以欺负人为乐的大个子——坏笑着把嚼过的口香糖黏在了巴基前面的椅子上。巴基皱皱眉,心想待会儿提醒那个倒霉蛋一声。结果,直到倒霉蛋朝他走过来,他才反应过来这个提醒。

  这不能怪他,真的,谁让倒霉蛋长得太可爱了。金色的头发闪着细碎的阳光,明明是16岁的少年却偏要把头发梳到一边故作老成,倒霉蛋的嘴唇是他见过的最好看最丰润的,微张着喘气的唇瓣看起来诱人可口。巴基屏着呼吸看着这位小天使朝他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口:“你的椅子被黏上了口香糖。”他无视身旁朗姆洛的哼声,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个傻笑,期待着小天使跟他说话。郁闷的是,小天使好像没听见他,而且打算用力往下坐。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巴基伸脚一勾就把椅子勾了过来,可怜的金发少年摔在了地上。

  “抱歉。”巴基伸出手想要拉他一把,但少年看都没看他,飞快地爬起来扯过椅子坐了上去。妈的。巴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偷笑的朗姆洛,做了个口型,“别,烦,他。”

  老师进来后又是一通长篇大论,巴基听得都要睡着了,但是在大家自我介绍时竖起了耳朵。

  “我是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我喜欢画画。”

  天哪,完了完了,巴基心想,他知道了小天使的名字,而且声音还这么好听,他好像恋爱了。之后的一天巴基都处于梦幻状态中,史蒂夫临走前朝他看来的一眼都似乎充满了爱意。

***

  聚会当天,巴基焦虑地把衣柜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想不出要穿哪套。他不知道史蒂薇——他当然可以给他的暗恋对象取个爱称——喜欢哪种,休闲风衣的绅士款,还是皮夹克牛仔裤的潮流款,又或者是毛衣短裤的脑残款?“嘿!别质疑我对时尚的品位!”他感觉听到了克林特的咆哮。思虑再三,巴基决定保守一点,就穿休闲西装好了。满意地抹了点发油,他拿出手机自拍一张发给娜塔莎,照片后加上一行字:“史蒂薇肯定会喜欢西装霸道男的,哈哈。”

  “他喜不喜欢西装霸道男,我不知道,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喜欢白痴:)”娜塔莎很快回复过来。巴基撇撇嘴,忽略掉让人不爽的评价。

  巴基走进电梯时,双眼就像锁定目标一样盯住了史蒂夫。哦天哪他怎么还是这么可爱!他为什么要穿这么大的外套?他要是穿着我的衬衫肯定让我热血沸腾。“史……”不行不行,他可不能把心里的爱称叫出来,他咳了咳,正经地打招呼:“罗杰斯?”被他叫到名字的金发小个子抬起头看过来。巴基想捂着胸口倒地不起,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甜!噘起的嘴巴也好可爱好可爱,好想亲!他在心里嚎叫着想要扑上去,表面还是一派镇定。面对史蒂夫专注的目光,他的脑子又短路了。

  “看到喜欢的了?”巴基脱口问道,话音刚落他就想自抽嘴巴,听听,听听,这哪来的小痞子语气,他可是有正经工作的西装男。他心脏砰砰直跳,等着史蒂夫承认——拜托,脚趾头想都知道不可能——或是否认,天哪,他好像有点心碎。意外的是,史蒂夫什么话也没说,反而转过脸盯着电梯里的广告。见鬼,小天使的脸好像有点红?巴基知道史蒂夫在换季的时候很容易感冒,他不会生着病还出门吧?巴基下意识摸了摸史蒂夫的额头,放下心来,没有高热,应该是电梯里太闷了才会脸红吧。

  电梯……巴基偷偷咽了咽口水,他有看过电梯play的小黄文,而且还是一边幻想着自己和史蒂薇看的。“巴恩斯。”巴基迅速收起奇怪的想法,微笑着充满爱意地看向史蒂夫。他叫完我名字就不说话了,这是为什么?巴基好想掏出手机给娜塔莎发个信息问状况,但他以坚韧的意志忍住了。现在的气氛好宁静,又好尴尬,难道史蒂夫看出什么了?巴基紧张地梳梳头发,手指卡在皮筋上时才记起自己今天把头发扎了起来——他一点都不想有多余的头发挡住史蒂夫。太蠢了,巴基暗暗唾弃自己,然后故作冷静地拍拍衣袖,“你最近还好吗?能这么早遇见你,我还挺惊讶的。”特别是能在电梯里跟你单独碰面真是好开心!巴基感觉自己从没这么喜欢过史蒂夫过,就算经过了十年,他的感情还是一点也没变。

  “对,没错,你就希望我来不了,这样就不会破坏你们的乐趣了对吧?”

  巴基有点想翻白眼,史蒂夫也真是一点没变,还是这么爱讽刺,而且依然觉得大家都不喜欢他。可是,生气的史蒂夫,也可爱到爆!巴基把手插进裤口袋,借此克制住扑上去的冲动。

  巴基咬着嘴唇压抑内心的狼嚎,顺便思索怎么反驳,还没等他想好,电梯门开了,史蒂夫的好朋友山姆·威尔逊一把抱过史蒂夫把他带走了。巴基皱着眉瞪向山姆的背影,心说要不是知道山姆只喜欢女人,他早就冲上去把史蒂夫从那只爪子下拯救出来了。

  不出他所料,他刚走进大厅就被数不清的男男女女拉去合影,之后又被灌酒,一大票人调侃他的感情生活。他看着史蒂夫不自在地从山姆身边走开,随口编了个理由往史蒂夫的方向走去。看到史蒂夫跟托尼亲昵地头碰头说话,巴基忍不住醋意大发,大着胆子揽住了史蒂夫。这个手感好棒,不论是身高还是肩宽都好合适,抱起来好舒服。巴基偷摸蹭了蹭史蒂夫的头发,借着酒劲道:“嘿!史蒂薇,你在这里。”他心里一跳,心说糟糕,他怎么把自己的爱称说出来了。他紧张地观察史蒂夫的脸色,后者皱起的眉毛让他嘴里发苦。他知道史蒂薇不会在意他的道歉,但他还是说了出来,他高中的行为确实很像在欺负史蒂夫,而现在,除了说对不起,他好像也找不到话题缠住史蒂夫。巴基有点难过地心想。

  巴基满心不舍地放开史蒂夫,回到角落克林特他们呆的地方。“蠢货,他原谅你了,你就可以跟他从朋友做起,然后慢慢攻略他。”娜塔莎喝了一口伏特加,眼睛飘到不远处跟山姆说话的史蒂夫身上。巴基傻傻地点头,这个主意还不错。

***

  说真的,史蒂薇家里离学校很远吗,他好像经常迟到。巴基忧心忡忡地想着要不要打听史蒂夫家住在哪里,然后每天骑车自行车去接他,这样史蒂夫会坐在后座,纤细的手臂会环着他的腰。巴基摇摇头把不合时宜的想法赶出脑海,在老师叫到他名字时礼貌地要求帮史蒂夫把试卷也带回去。

  “你知道,要是你真想约他的话,可以从请他去看你踢球开始。”克林特隔着两条过道往他身上扔了个纸团,巴基左看右看了好几遍,觉得这个主意真的很棒。他在球场上的迷人英姿肯定会让史蒂夫喜欢得不行——前提是史蒂夫对你有好感。“闭嘴!”巴基冲脑子里的声音怒道,边上嘻嘻哈哈的朗姆洛瞬间噤声,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这个小霸王,他可没忘记巴基扯着他的衣领教训他不要靠近史蒂夫。不过一想到巴基连告白都不敢,朗姆洛莫名很爽。

  巴基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随手拿起笔在试卷上画了个踢球的小人,画完之后他才发现他的画工连小学生都不如。史蒂薇真的能看出来这上面画的是巴基?他皱眉想了想,然后咧嘴笑起来,他真聪明,“下午放学欢迎来看我们练球。”写完,他满意地看着便条,他用了“我们”,而不是“我”,这样史蒂薇肯定不会拒绝他。

  “还给我。”史蒂夫跟他说话了。巴基傻笑着把试卷递回去,清醒过来立即坐立不安起来,他好像画得太丑了,史蒂夫会不会生气?高兴过头忘了这一点,巴基微微站起来凑到史蒂夫耳边小声说:“抱歉我画得不太好,你也可以拿我的卷子画。”史蒂薇当然可以,非常应该在巴基的试卷上画画,这样他就能把试卷好好珍藏起来,他很清楚史蒂夫有多么擅长画画。

  巴基撑着脸看着史蒂夫把他的试卷抢过去涂画起来,结果等他拿回试卷,他发誓他脸红了。“You’re a dick.”圣母玛利亚啊,他的小史蒂夫是在暗示什么吗?没想到乖孩子史蒂薇这么热情奔放,巴基眼冒爱心地凝视着前面那颗金色的小脑袋,心想回到家就找个相框把这部分试卷框起来。

  “这是史蒂夫写给我的。”巴基得意地把试卷展示给克林特和娜塔莎看,心里像是装满了蜂蜜,满当当的甜蜜。“哇哦,你家小史蒂夫还真是大胆,我真嫉妒你,老兄。”克林特大笑着捶了巴基一拳,在他看来,后者多年——明明才一年,他记得这么清楚还是多亏了巴基的絮叨——的暗恋终于要修成正果,可爱的罗杰斯总算肯正眼瞧瞧他的好兄弟了。娜塔莎翻了个白眼,抱着胸哼笑一声,“你们两个白痴,史蒂夫是在怪巴基涂鸦了他的试卷。”克林特和巴基齐齐摇头,“我不信。”“老天,能蠢成这样也是挺厉害了。”娜塔莎夸张地叹口气,看着他们俩的眼睛里满是同情。

  巴基挣扎了一天,还是不愿相信娜塔莎的话,他在心里暗暗鼓劲,如果史蒂夫来看他踢球,那他就有希望。可惜的是,下课铃一响,史蒂夫就匆忙收拾东西走了。他可能赶着回去帮妈妈做晚饭?巴基看着史蒂夫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忍不住幻想他要是跟史蒂夫在一起了,他的甜心会做什么好吃的呢?或者在自己身上涂着奶油问巴基要不要吃?巴基捂着鼻子,心说光是想想就流鼻血也太没出息了。

  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史蒂夫的书包里掉了出来。巴基背起包走到门口,捡起地上的本子,“小笨蛋没拉好书包拉链。”他头痛地想,即便是冒失鬼史蒂夫,他依然很喜欢。

  他要是去办公室问出史蒂夫的住址然后送过去,会不会太诡异了?算了,还是明天还给他好了。趁着今晚偷偷复印一下,巴基小心翼翼地把笔记本放在书包夹层里。

***

  “巴基,你终于把小史蒂夫拐过来了!”白痴克林特总算说了一句真话。巴基跟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搂着史蒂夫腰的手紧了紧,可不是嘛,他花了大半个晚上才成功把史蒂夫从山姆和托尼手里拯救出来。“这个白痴喝多了,不要在意。”巴基皱着眉看向娜塔莎,他觉得克林特说得很对啊,不过在收到娜塔莎意有所指的眼神时,巴基才反应过来,噢,史蒂夫不太喜欢这样?正当他想要收回手时,史蒂夫往他身边靠了靠。巴基缩回去的手飞快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心里感叹着被甜心投怀送抱的感觉就是爽。

***

  巴基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球场边上的金发男孩。他在草地上挥汗如雨的时候,小天使就抱着本子神情专注地画画,他们俩像是动与静的完美结合——“别乱用课本上的句子”,娜塔莎第一次听到他那么形容时狠狠敲了他脑袋一下——他甚至能感觉到史蒂夫偷偷投注到他身上的视线,而这时他总会踢得更带劲。克林特曾嘲笑过他像是公孔雀,为了吸引史蒂夫的目光卖力地展示自己过人的魅力。巴基对此不以为意,要是史蒂夫真能注意到他,克林特说他什么他都不介意。

  每周一、周四都是巴基练球的日子,史蒂夫也毫不意外地每次都会出现在球场边。巴基忍不住跟克林特炫耀:“他真的每次都来看我练球了。”作为同班同学兼队员,克林特绝不是因为这两点才跟巴基成为好朋友的,因为他很认真地点点头表示同意:“我就说我的方法有效,对吧?”

  “嘿,也许你可以试试过去跟他聊聊天?看看他在画什么。”克林特挤挤眼,“说不定他在画你。”“别开玩笑了,史蒂夫估计还因为笔记本的事生我气呢。”巴基把球往队友前方踢去,示意克林特专心踢球。“噢,拜托,你不试怎么知道?”克林特跑开之前喊道。巴基紧张地往史蒂夫那边看了一眼,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白痴克林特的喊声。不过他说的话也很有道理,巴基确实应该尝试一下。

  可他没料到史蒂夫画的是卡特。尽管心里像堵着一块大石头,巴基还是试图微笑着示好:“你眼光不错。”他感觉自己泡在了醋坛子里,空气里弥漫着酸味,“你应该约她出去。”老天,他在胡言乱语什么?万一史蒂夫听进去了,他可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巴基苦恼地舔舔唇,思索着怎么表白,呃,突然表白肯定会把史蒂夫吓到吧?

  “我会考虑的。”巴基失神地看着史蒂夫收起东西离开,心里的难过像是洪水一样开始泛滥。史蒂夫是真的喜欢卡特吧,如果他们在一起能让他的小天使多笑笑的话,巴基愿意牺牲自己——可能并不会有——的幸福。

  巴基开始各种打听佩姬的兴趣爱好,记在小本子上,等完成的那天再悄悄地放进史蒂夫的课桌里。为了让佩姬注意到这个金发男孩,巴基甚至把佩姬叫出来进行了自认为友好的谈话。

  “卡特,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巴基咽了咽口水,努力保持镇定,“史蒂夫·罗杰斯是个很好的男生,善良天真,同时也很可爱,你要是跟他在一起肯定会非常快乐。”说完还勉强笑了笑,表达自己真诚的祝福。

  佩姬挑挑眉,“你喜欢他。”

  “什么?不不不!呃,好吧,是的,我喜欢他,可是他不喜欢我。”巴基叹了口气,史蒂夫为数不多的几次找他说话的表情都是恼火愤怒,好不容易温和了一次还是因为承认他对卡特的喜欢,巴基不想强迫史蒂夫做他不愿意做的事。

  佩姬微笑起来,轻轻拍了拍巴基的脸,说道:“他等的是那个真正想要的人。”她没继续说下去,而是亲吻了一下巴基的脸颊然后走开了。巴基皱起眉,满心疑惑地思考着她这是什么意思。照她说来,难道史蒂夫喜欢的不是她?可是明明史蒂夫自己也承认了,而且还彻底粉碎了巴基的小希望。那晚,巴基一边念叨着“这是最后一次”,一边自暴自弃地把手伸进了睡裤里。噢,拜托,想着自己的暗恋对象干这种事有什么不对吗?他发誓,真的是最后一次!

  “我觉得‘会考虑’并不像是正常的承认。”娜塔莎咬着吸管说。

  巴基深深呼出一口气,往咖啡里又加了三勺糖,“可是他申请换座位了,他肯定不想见我了。”

  “你就没想过跟史蒂夫说清楚?”

  “怎么说,我一走过去他就假装有事要忙,我在他的柜子里递了三封情书,他都没有回应。”巴基把头砸在桌上,“而且他误会了我抢走卡特。”他抬起头时收到了娜塔莎一个大大的白眼,“那好吧,等他不生气了你再找他聊。”巴基点点头。(见鬼,他居然当真了,这个白痴!娜塔莎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然而一直到卡特转学回伦敦,巴基都不知道史蒂夫有没有消气。

  “这是我听过的最蠢的主意。”娜塔莎警告道。

  巴基耸耸肩,“可这也是最方便的。”他在玛利亚把史蒂夫叫出去之后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他要在毕业舞会上跟史蒂夫冰释前嫌,然后趁机告白,再邀请史蒂夫跳舞。

  娜塔莎深呼吸了一口,“你贸然跑过去要史蒂夫跟你跳舞,只会让他觉得你在羞辱他。”“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巴基皱着眉问,这明明是童话般的结局。“你忘了在华尔兹舞蹈课上,朗姆洛嘲笑史蒂夫不会跳舞,然后装腔作势地示范给他看的那件事了吗?”“可我是先表白……”“可你的傻笑会让人觉得你跟朗姆洛是一伙的!”娜塔莎沉不住气地吼道。“那我该怎么办?”“首先确定史蒂夫愿意跟你当朋友,然后你们聊聊天,让史蒂夫知道你是个怎样的人,等他了解你之后,你再把你的小心思告诉他,他肯定会被感动的。”巴基睁大眼,笑容明亮:“娜塔莎,你真不愧是我的僚机。”“对,我是上帝派来拯救你这个蠢货的鸟人。”“这话说得很粗鲁。”巴基不赞同道。“如果你再叽歪,我就一脚踢上你可怜的屁股让你爬不起来。”

  巴基咽着口水跑开了。

  本来一切都应该顺利发展,要是巴基没有因为太激动把饮料泼到史蒂夫的西装上的话。

  “该死,我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巴基急忙掏出手帕想要帮史蒂夫擦干净,却被后者一把推开,他只好跟着去了洗手间,苦笑着心想他是不可能获得史蒂夫的好感了。不过,巴基是什么人?一个相当聪明的家伙。他从玛利亚抱歉的目光中看出了机会,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绝妙的想法。他可以借此缠着史蒂夫,继续之前的计划。

  可是在他无数次瞪走想要跟史蒂夫搭讪的人之后,他还是没能把心里话说出来。

  巴基悲催的高中暗恋就这么结束了。

***

  “你先别走,我有话要说。”巴基扶着门框嘟囔,他已经厌倦了脑补史蒂夫的脸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他想要告白,想要按着史蒂夫对他做所有羞羞的事,想要看着史蒂夫潮红的脸,想要每天早上都能抱着他的甜心醒来。洗完冷水脸,顺便冲了个澡出来后,巴基发现史蒂夫已经倒进床里睡着了,此时此刻,他无比希望自己是个自私小人,这样就可以把史蒂夫这样那样,但他渴望的是灵肉合一。所以,他摸了摸柔软的金色发丝后把史蒂夫叫醒了。

  没睡醒的史蒂薇真是萌到爆炸!巴基压抑着内心嚎叫的冲动,十分绅士地问:“要我送你回房间吗?”“我想睡觉。”天哪天哪,史蒂夫想睡在他的房间,而且他噘着嘴巴让人好想咬一口啊。巴基重重地咽了咽口水,“那好吧,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睡在你边上。”“嗯。”是错觉吗?巴基好想看到了烟花在他眼前炸开,他爬上床,小心地把甜心搂进怀里,闭上眼幸福地睡着了。

  史蒂夫在他身边动了动,巴基睁开眼看到他晃晃悠悠走到浴室,过了不知多久,在他开始担心史蒂夫晕倒在浴室的时候,他的甜心出来了。

  他的甜心,光着身体,出来了!

  直到史蒂夫缩进他的怀里,巴基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怎么办,他好想当个禽兽。他睁着眼睛开始数羊,数到三千七百二十五的时候,史蒂夫挣扎着从被子里钻出来。好,好可爱!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好诱人!巴基摸着史蒂夫光滑的肩膀想把人塞回去,“乖,躺回去继续睡,不然你会感冒的。”

  “你是谁?”史蒂夫低哑的嗓音像是一把火直窜他的下腹,巴基往后退开一点,谢天谢地,要是再晚一点,他就要去浴室自力更生了。他回答了问题后,好笑地看着史蒂夫瞬间清醒的傻样,结果在后者想要爬起来时失落地意识到史蒂夫不喜欢他的事实,“我可以出去。”令他意外的是,史蒂夫没有坚持,巴基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重新陷入数羊的过程中。

  不行他忍不住了。

  巴基轻轻推了推史蒂夫,确认某人睡得很熟后深吸一口气,偷偷吻上肖想已久的嘴唇。真是,太软了!巴基情不自禁舔了一下,然后在他的额头、眼睛、鼻梁和脸颊落下轻吻,最后回到嘴唇。哪怕以后要抱着这些偷吻度过一生,他也愿意。巴基感觉眼睛有点酸。

  当史蒂夫开始回应他的吻时,巴基第一反应是史蒂薇醒了,他肯定会更加厌恶自己,但是勾着他脖子的手告诉他,史蒂夫并不排斥他。史蒂夫应该还记得睡在他身边的是巴基·巴恩斯吧?巴基分神想了想,但很快抛开了理智和逻辑,因为他暗恋这么久的人在跟他唇舌交缠,他怎么还有心思想别的。

  “史蒂薇……”

  ***

  尽管迟到了十年,巴基还是说出了那句最重要的话。

  “我爱你。”


2016-03-28  | 60 11  |     |  #吧唧视角
评论(11)
热度(60)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