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代发】【冬盾】金丝雀(ABO设定,一发完)

1

  天气一潮湿,罗杰斯家小少爷的身子就总是不好,这会儿他正半卧在床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百无聊赖地翻着书,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事实上,罗杰斯家小少爷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知是不是欧米伽体质的缘故,但别家的欧米伽也不见得有他身子这么虚的,罗杰斯家的门槛几乎都要被医生踏平了。

  门声叩叩响起,管家女士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去开门,一个颀长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端正英俊得不似医者。她见了救星,又是惊喜又颇为焦虑:“您终于来了,小少爷今早起来又说胸闷,巴恩斯医生快去瞧瞧。”

  巴恩斯医生却是不慌不忙:“放心,我这就去,您别担心,如果没有你们少爷吩咐,请不要进来打扰。”

“好,好。”

  说话间,养在厅堂的金丝雀朝巴恩斯医生的方向扑腾起来,巴恩斯医生走过去添了饲料,又逗了两把,才终于进了小少爷的房间。

  照理说,名门望族的欧米伽是不能与非亲非故的人独处的,但一来巴恩斯医生是有良好声誉的贝塔,二来罗杰斯家派人监视了一段时间都无异样,此刻才出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罗杰斯家小少爷和巴恩斯医生的场景。巴恩斯医生将门合上,往床上看去,小少爷正睁着一双明亮无邪的眸子看他,嘴边的笑却如某种艳丽而有毒的植物,巴恩斯医生毫不避讳自己露骨的眼神,直直地回视,一边坐到了床边专门为他准备的椅子上。

  巴恩斯医生不动声色地问:“有哪里不舒服?”

  小少爷抚摸着已被合上的书本书脊,调皮地笑道:“你猜?”“猜不出来。”“哼,假正经。”小少爷嘴巴一撅,斜着眼睨他,“我告诉你好了,我想我的阿尔法了。”

“那是指你的未婚夫还是别的谁?如果是你的未婚夫,恕我帮不了你。”

小少爷笑起来:“不是我的未婚夫,也不是‘别的谁’,是我的情人,我总在想他喜不喜欢我,想得我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医生也笑了下:“他不喜欢你,怎么会当你的情人?”

“谁知道呢——”小少爷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医生,你觉得呢?”

  医生注视着他,左手手指悄悄爬上了小少爷搁在被子上的手背:“我也不知道。”

  开头医生总要戴着手套,直到某日小少爷发现了手套底下的小秘密,好奇地伸手想要触碰:“医生,你戴手套是因为这个吗?”医生稍一错愕,想把手收回,却被一只温暖的手先一步握住:“我以为你会表现得更害怕。”

“我为什么要害怕,你会伤害我吗?”小少爷低下头,调皮的金色额发随之垂下,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医生那只冷冰冰的金属手臂,“像这样,你能感觉到吗?”就是那一刻,有什么从这个房间里滋长、膨胀、最后枝繁叶茂。

  小少爷将手翻了个面,中指又轻又慢地在医生手心挠:“不合格,重答。”

  医生将被压抑掩盖的阿尔法信息素散发出来,缓慢而强势地将房间里唯一的欧米伽笼罩:“我猜他喜欢你。”

  几乎是一瞬间,小少爷就喘起来了,他把嘴唇挪到医生耳边,声音颤得跟呻吟似的:“Doctor, fuck me right here right now.”

  巴恩斯医生下一秒便用手掌着人的腰,把人压进了床垫。

 

2

  巴恩斯医生和罗杰斯家小少爷维持这样见不得人的关系已有好些时日,在他们第一次做爱之前,小少爷甚至不知道巴恩斯医生原来并不是贝塔,而巴恩斯医生隐藏起来的阿尔法身份只是让他们更迷恋彼此。小少爷的婚期虽因巴恩斯医生的建议被一拖再拖,但偷欢始终只偷得了一时,昨日下午小少爷经过书房时,隐约听到来做客的未来公公婆婆跟父母的对话,他们打算五月份便让他与未婚夫成婚。

  小少爷昨夜一夜合不了眼,他不想五月到来,不想嫁给父母为他选的阿尔法,他只想与一个人日夜缠绵,但他无计可施。他连和喜欢的人亲热都要偷偷摸摸,发情期时他永远没办法要够巴恩斯医生,他连真正的接吻也不能拥有,担心巴恩斯医生的体液留在他身上而被人发现他的秘密。若是有外人在场,他连多看一眼巴恩斯医生都不能。

  他最后倒真的想出了个办法,但在他用湿漉漉的舌头对巴恩斯医生的嘴唇舔个不停时,医生却猛地躲开他的唇:“你再这样做,不如杀了我。”

  小少爷炙热的吐气暖烘烘地喷在医生的耳垂上:“医生,你不想亲我吗,不只是嘴唇碰嘴唇,把你的舌头伸进来,让我吞下你的唾沫……”

  医生像受了刺激似的突然狂热地抱住小少爷:“我想,如果可以,我会把你吻到断气,从头到尾舔你一遍,但是不可以。”

“我说可以!”

“乖,”医生试图安慰今天看起来有点异常的小少爷,“如果我们逞一时之欢,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

“我不管……医生,我五月就要结婚了,求你了,标记我,我不想无论我多喜欢你,以后发情心里想的都不再是你。”

  医生愣了足足半分钟,半分钟后他慢慢坐起身,冲一脸马上要哭出来的小少爷说道:“他们会杀了你,我办不到。”

“那就由得他们杀!我活了二十年,遇见你,已经够本了!”

“不可以。”医生强硬地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说要让你长命百岁,你答应我会配合我办到的。”

“如果没有你,活一千岁一万岁又有什么意义?!”

“对于我来说有意义。”医生快速地下床穿衣服,“小少爷,我该走了,祝早日康复。”

“巴基!”小少爷叫住穿戴整齐准备出门的巴恩斯医生,声音抖个不停,“你就不能带我走吗?”

  巴恩斯医生背影顿了顿,一言不发地拧开了门。

 

3

  过了几日,罗杰斯家小少爷突然一病不起,虽说之前小病不断,但从未试过这么严重,罗杰斯家的人急急忙忙想去找巴恩斯医生来,却意外发现巴恩斯医生的诊所空了,电话更是打不通,便只好重新找了同样医术了得的医师来。可是不知怎么的,越治小少爷身体反而越糟糕,医生怎么换也是如此,不得不送进了医院,但入院十天不足,小少爷的病危通知书便下来了。原本五月该迎来小少爷的大喜之日,眨眼喜事变丧事,罗杰斯夫人一天到晚抹眼泪,小少爷却整日呆呆愣愣,魂不守舍,五月第一天的下午,病床上的小少爷苍白着脸,静静闭上了眼。

  小少爷没有被送去医院的太平间,而是被抱回了家,名门望族与平民家庭不一样,所以小少爷会在家里呆几天,过后再被永远安葬到罗杰斯家墓园。

  直到看到小少爷在棺材里毫无血色的脸,管家女士仍不敢相信活泼可爱的小少爷竟然已经过世,她不可抑制地想,巴恩斯医生把小少爷的身体调养得那么好,要是巴恩斯医生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小少爷死。还有一件事她十分在意,在罗杰斯家人去接小少爷回家后,她发现养在厅堂的金丝雀不见了,笼子完好无缺,它是挤出去的么?等烧小少爷的遗物时,将笼子一并烧了吧,小少爷在世时,在家最喜欢做的便是逗那只小鸟了。

  第二天早上,管家女士是被喧闹声吵醒的,她本来一直是家里最早醒的那个,但昨夜是小少爷去世的第一个晚上,老爷和夫人说要守灵,他们应该一夜未眠。为什么这么吵?她揉着眼下楼,惊异地发现厅堂塞满了警察,而小少爷的棺材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让她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鸟笼。

  一个警察看到她,马上找她去问话,她认认真真地一一回答着,莫名其妙的,觉得小少爷和那只金丝雀一样,大概是飞到自由的地方去了吧。


FIN


——————————————

作者 @云鲤鲤鱼 你们快点找这个人要后续啦嘤嘤嘤!怎么可以就这么完结!没有小甜饼番外的人生!不完整!

2016-05-17  | 102 6  |     |  #冬盾 #詹芽
评论(6)
热度(102)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