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土银】误会只要解释清楚就能皆大欢喜

阅读须知:人物属于银魂,OOC属于我。欢迎各位在评论指出不足与错别字。


  巡逻了一夜的土方十四郎刚回到屯所就听见大家在窃窃私语。说的是些什么八卦,土方心里清楚得很,无非是万事屋那个天然卷被当年抛弃的女人找上门,还留下一个孩子。这放在以前,土方只会哼笑一声不作理会,或者是跟着众人一起吐槽银发烂人,但现在不一样了,土方心中被一种莫名的焦躁占据,哪怕是1分钟吃完一大碗土方特制蛋黄酱盖饭也不能缓解。

  要说这原因,估计是前些日子在休息日的时候碰上天然卷开始有的,某种奇怪的感觉。遇到一个跟自己那么相似的人,任谁都会兴起好奇心,然后在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变得对那人有了超出警察对平民应有的关注。随之而来的,就是忍不住想要多了解一些关于坂田银时的想法。

  土方摸出一支烟,点上后深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让他稍稍镇定下来。“土方先生,万事屋的老板找我过去。”冲田皱了皱鼻子,嫌弃地看着眼前眼底泛黑面色苍白的人。土方斜了他一眼,说:“跟我说干嘛?”“感觉你很在意老板的事。”“胡说。”土方快步走到垃圾桶边捻熄了烟,吼了一句要去休息就回房间了。

  “明明就在意得不得了。”冲田撇撇嘴,跟属下交代好今天值班的人员分配就出门了。

  土方换好睡衣闭上眼睛打算睡觉,结果半天也没有一点睡意,反倒是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那个孩子。听他们说,那孩子无论是银色的卷发还是天然的死鱼眼,都跟万事屋那家伙一模一样,要说不是父子,都没人会信。一整晚没睡导致的头昏脑涨占了上风,土方就这么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么说可能太夸张了,但对土方来说的确是这样。先是总悟那小鬼跟屯所的人说银时拜托他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然后疑似孩子爷爷的老头子带走了把孩子放在万事屋门口的女人,最后连天然卷和那孩子都不见了。“可恶!”他不应该睡的,说不定还能帮上一点忙,比如利用职权跟八卦中心的坂田银时一起找孩子妈妈之类的。

  晚上,土方刚走到定食屋门口,就听到那个熟悉的懒洋洋的声音在跟老板聊天。“怎么会是阿银我的孩子啊,大叔你要知道我可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哦,上次纳豆女在我床上睡了一晚我都跟她求婚了哦。”听前一句时,土方还在心里嗤笑,后一句却让他满心烦躁无处发泄,忍不住心想要是那混蛋发现跟自己睡了一晚会怎么样。想法刚成型,土方就先被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自己会这么想,而是因为这么想的时候他居然会有点期待。

  完了完了,天然卷肯定是把笨蛋病毒传染给他了。

  “啊,多串君你来吃狗食吗?”

  “吃红豆盖白饭的人没资格这么说我啊混蛋。”土方下意识回嘴之后发现天然卷就站在自己面前,刚吃过红豆的嘴唇也显得诱人无比。他脑子坏掉了吗?想什么呢喂!

  “多串君。”

  “嗯?”

  “稍微陪我喝一下酒吧。”

  “嗯……”


  几个月后,万事屋内。

  “嗯,啊!土方,再……”

  “要,要身寸了!”

  “银时……”土方紧紧搂着银时共攀极乐,“这次能怀上了吧,生个可爱的小天然卷孩子怎么样?”土方咬着银时的耳朵调笑道。

  “不要。”

  “为啥?”

  “想生个黑色直发的小孩。”银时眯着眼顺着土方的玩笑继续说,“因为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家伙。”

  表,表白?

  “税金小偷你又变大了啊!给我拿出去啊混蛋!”

  

2017-02-20  | 29 1  |     |  #土银
评论(1)
热度(29)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