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茨酒】被转校生步步逼近 06

前情提要:酒吞误以为茨木对自己有意,却在表明自己愿意同茨木交往后被拒。


六回目

  茨木盯着酒吞的后脑勺,脑子里想的都是刚刚的那个吻。原来酒吞一直以为自己喜欢他吗?为什么他会这样想?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转校之前,一直都是他命令被他打败的学弟或学长给他做这做那,所以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看来,酒吞没有遇到过这种事,这就说明自己是第一个被酒吞接纳的人吗?啊对了,那个叫荒川的人应该跟酒吞关系也很好吧。不过刚刚酒吞那个样子明显是以为自己拒绝他所以恼羞成怒,他会不会讨厌他呢?

  “茨木,你来回答这个问题。”晴明微笑着敲醒发呆的茨木,用书本指了指黑板,示意茨木解释一下作者是出于什么心理将雨声描绘得如此细致。

  茨木恍惚站起,张口就是一句:“酒吞别讨厌我。”

  班上的同学全都笑起来,茨木低着脑袋准备挨晴明的骂,不料前座的酒吞正好转过头与他对上了视线,尽管那人脸色没什么变化,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同学之间是相互关爱的,酒吞不会讨厌你,对吧酒吞?”晴明好笑地拍拍茨木的肩膀让他坐下。

  “对啊。”酒吞笑了笑,然后又转回去看着黑板。茨木被那个笑容勾得三魂去了七魄,只觉得跟酒吞以往难得的爽朗笑容不太一样,尤其是弯着的唇角让他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之前的吻。

  酒吞看着很冷淡的一个人,但是体温却很高,稍微离他近一点就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连带着嘴唇的温度也是,只是柔软的唇瓣贴在茨木的嘴唇上,就让茨木心跳加速到失常。

  他刚刚说不会讨厌自己,是随口敷衍老师,还是认真的呢?茨木头一次觉得他脑筋不好,答案呼之欲出的问题都想不通。

  “灯姐!”放学后,青行灯照例过来找茨木一起回去。茨木从大天狗那里知道了酒吞的生日后,就一直想学做蛋糕,然后给酒吞一个生日惊喜,因为他家里没有烤箱,所以他都是先去青行灯家学习再回自己家。

  青行灯打量着茨木,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没有啊。”茨木摸了摸脸,“没发烧。”“我说的是相思病。”青行灯叹了口气,自己弟弟这么傻,她也没办法,虽然只是堂弟,但她还是很喜欢茨木的。

  茨木也跟着叹了口气,回答道:“要真是这样就好了。”这样他就跟酒吞是两情相悦的吧。青行灯狠狠拍了一下茨木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连自己喜不喜欢别人都不知道?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弟弟。”

  “可酒吞也是男生啊。”茨木吃痛地摸着被打的地方,心说灯姐哪里都好,就是手劲太大,不晓得她未来的男朋友会不会也遭毒手。

  青行灯哼笑一声,问:“就是上次在你跟我聊天的时候把你拖走的那个人?”茨木点点头,“他以为我喜欢他,还说会答应跟我交往。”“那你是不是喜欢他呢?”“我也不知道。”

  “……”算了,万一真的是别人剃头挑子一头热,趁早让对方对茨木这傻小子死了心也好。青行灯没再多说,而是继续指导茨木怎么裱花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茨木最近天天缠着她要学做菜做蛋糕,这事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个酒吞一厢情愿啊。青行灯捂住嘴无声地笑了,看来啊,不给茨木下点猛药,估计这家伙就要跟恋爱说拜拜了。

  “你好,你是酒吞对吧?”

  酒吞从书中抬起头,就见到跟茨木很亲昵的三年级女生正坐在他前面微笑着打招呼。他点点头,暗自猜测是不是茨木觉得自己不好开口,所以叫女朋友过来。嘁,胆小鬼,他又不会做什么,那件事之后他也没躲着茨木,而是跟平常无异啊。

  “请你跟我交往。”

  “啊?”酒吞怎么也没想到,来人要说的竟然是这番话,刚刚在心里打好的草稿也失去了作用。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青行灯,三年B班。”笑容明媚的女孩子托着腮,直视着酒吞的双眼。

  “你不是跟茨木……”酒吞怀疑地问,这是唱的哪一出?青行灯笑道:“那傻小子是我弟弟,就算我想跟他发生点什么,我老爸老妈也不会同意的。再说了,你昨天把他拖走的样子很帅,所以我喜欢上你了。”

  简单的几句话把一直存在酒吞心底的疑惑解释得一清二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我开涮,但我没有跟别人交往的打算。”酒吞合上书站起来,准备去外面走走。“哦?是吗?因为你喜欢我弟弟?”青行灯跟着站起来,凑近酒吞的耳边,以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问道。

  “你想多了,我对他没那个意思,只是以为他喜欢我才会提出那个要求。”酒吞往旁边挪了一步。青行灯握住他的手腕,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既然这样,考虑我如何?”

  “灯姐!你在做什么!”茨木怒气冲冲地从门口跑进来,一把拉开抱在一起的两人。

  “告个白而已,别那么紧张。”青行灯往酒吞身边一靠,“我还蛮喜欢酒吞的。”

  “你答应了?”茨木屏住呼吸等待着酒吞的回答。

  酒吞觉得他这样像极了以为自己要被抛弃的小狗,心底一软就说了“没有”,看到茨木大喜过望的表情,酒吞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青行灯说完施施然离开了。

  今天放学茨木是跟着酒吞一起回去的。

  “你怎么又跟过来了。”酒吞没有不耐烦,只是随口一说。茨木不能把前段时间不来的原因告诉酒吞,只是打了个哈哈把这事揭了过去。酒吞看着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不小心喜欢上茨木的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他好了。

  “唔!”酒吞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茨木四处乱瞄,“你先亲了我,我要亲回来。”

  嗯,甜味的,好吃。

2017-03-25  | 48 4  |     |  #茨酒 #开窍茨
评论(4)
热度(48)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