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懒

热衷少女攻哭包攻

 

【茨酒】总裁在上(上)

脑洞来自某天下班看到的帅气工装小哥,脸上还带着灰的那种。

建筑工程师茨木X总裁酒吞(女王性格)

警告:本文纯属虚构,任何涉及专业词汇以及知识请勿细究。

  

  酒吞看到茨木时,那人正在废墟里指导工人测量勘察。他穿着一身橘色的工装,跟其他人没什么两样,脑袋上戴着的安全帽边沿露出白色的发丝,已经被汗打湿了。也许是在泥土渣里呆久了,茨木的脸上染上好几道灰,显得整个人都灰头土脸的,只有眼睛里闪闪发光。

  相比之下,有专人打着阳伞遮阳,还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的酒吞,倒是高贵了许多。旁边的人冒出了一身冷汗,嘴上不说,心里却在骂总裁大人不好好地在冷气十足的办公室待着,偏要顶着毒日跑到工地上来干什么。“总裁,看也看过了,咱们走吧?”

  酒吞转动眼眸看了边上的属下一眼,轻哼一声:“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投到的项目,自然要好好看看,你要是待不住就先回去。”他迈开腿大步朝茨木走去,却在离人十步远的距离被制止了。茨木摆着手示意他不要过去,一边自己颠颠地小跑到酒吞身边,笑容灿烂道:“来了?”等他仔细打量一番,又皱起眉,招呼一个工人拿来一顶安全帽,细心给酒吞戴上,这才说道:“来工地不戴安全帽,哪个部下这么大胆不提醒你?”

  “我来看看你就走,发什么火。”酒吞递过一瓶冰水,矿泉水瓶因为攥在手里好久,水珠弄湿了酒吞一手。茨木举着酒吞的手往脸上放,大赞舒服。酒吞也忍不住笑起来,拿出手帕给茨木擦掉脸上的水和灰尘,“没见过你这么急的,上个月才拿到的项目,这个月就急急忙忙跑来看地方,怎么着,还想把我的小财务拐过去跟你算成本?”

  茨木扁扁嘴,说道:“你明明知道这事不是铁鼠那个小财迷能做的。”酒吞终于大声笑起来,他过来这里,一是为了看看茨木,二是为了好好揶揄他,谁让某人大半个月不着家,害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别委屈了,我先回去处理事情,你今天要是再不回就不用回来了。”酒吞嘴角上扬,一个微笑就把茨木勾得三魂去了七魄。

  周围的工人们都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等着“工头”老婆回总部,他们才敢喘气。

  晚上十点,茨木几乎是一步一爬回了家。刚一开门,就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酒吞,他低头看了看身上脏兮兮的工装,不好意思道:“挚友,我先去洗个澡,马上来陪你。”说完也不管酒吞怎么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挪着步子跟他一起进了浴室。

  茨木被腰上多出来的一只手给吓了一跳,他转头看去,只见酒吞正笑眯眯地盯着他,看得茨木头皮发麻。

  “我给你放了洗澡水,多泡一会儿,去去疲劳。”酒吞笑得温柔,就连一向警觉的茨木也被迷得神魂颠倒,完全没听出来温柔语气背后的怒意。

  茨木三下两下扒掉身上的衣服,伸脚探了探水温就跨进浴缸坐下来,舒服地呼了口气。

  “!”茨木脸色一变,看向酒吞的眼神带着点讨饶,“挚友……”

  酒吞一脚踩着茨木的要害,双眼眯起,冷笑道:“怎么,出去野惯了?舍不得回了?”茨木苦着脸解释:“当然不是!我这段时间从建设局跑到消防局,天天在公司加班写报批材料,怎么会出去野,你要不信,可以问大天狗。”

  “我问广告总监做什么,他那家伙整天说话不着调,你还要我相信他?”

  茨木心知说错了话,闭口不言,只一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酒吞。

  酒吞脚上微微施力,踩得那物事逐渐变化才作罢,“除了泡澡冲澡不许做其他事,待会进了卧室要是交不出公粮,别怪我不留情面。”


————————————

女王感觉的酒吞,个人很是喜欢~~~被雷到的朋友,我给你们道歉

还有个(下),明天应该会写出来吧

2017-06-10  | 40 2  |     |  #茨酒 #女王吞
评论(2)
热度(40)
 

© 一个懒 | Powered by LOFTER